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執著12年!打造《聶隱娘》服裝美學

為構築侯孝賢的武俠世界,黃文英潛心想像唐風尚

一進《刺客聶隱娘》美術指導黃文英辦公室,只見她身後一堵牆貼滿了唐代古畫,盡現唐人尋幽探訪,於郊野之中怡然品茗的風情。她說,早先貼了更多,「看久了自然而然就會進入唐人的生活氛圍裡面。」自一九九八年《海上花》上映後,她便耳聞侯孝賢有意拍攝唐代傳奇的女性角色,其中尤以「聶隱娘」最叫她神往。二○○九年她終於拿到《刺客聶隱娘》第一版故事大綱,讀畢,一些畫面湧上,她遂從彙集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珍品的畫冊《晉唐兩宋繪畫•人物風俗》複印下這些畫作,貼在辦公室裡,日日夜夜的看。

「以前我跟侯導合作,可以從侯導的談話之中,看到他腦海裡的畫面,可這部戲我完全看不到。這是我困惑的地方。」為此,黃文英足足花了十二年做功課。館藏豐富的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館成了她搜尋資料的起點,她大量研讀各式美術圖文書籍,從中取捨。「每個角色,以及角色所處的空間,你都會有想像,但還是要所有本,那個本就是劇本。」熟讀劇本,而後將文字視覺化,即是電影美術的重要工作。

一九八○年代,黃文英先後取得美國匹茲堡大學戲劇製作碩士、卡內基美倫大學設計藝術碩士,有位老師一直耳提面命:「你必須跟導演同步,你要把自己假想成導演,如果你是導演,你會怎麼拍?」

大僚府,靈感竟是奈良法隆寺

這句話,黃文英始終惦記在心。以《刺客聶隱娘》序場的場景設計為例,劇本上寫著:「頃刻,浮雲蔽日,庭院光影一暗涼風驟起的瞬間,黑衣女子睜眼離樹,飛鳥般掠入居室,隱匿於樑柱斗拱上。」雖是一段簡略的描述,她在畫設計圖時,卻得設想隱娘如何進入節度使府內院,蟄伏樑上又不被察覺;若是大僚府,必有外牆,且戒備森嚴。她遂參考建於七世紀初、在隋朝工匠指導下所建的奈良法隆寺,畫了數張設計圖,呈現隱娘穿越重重監察、自外竄入的過程,「因為你不知道侯導會不會拍,萬一侯導拍了,他問起你來,你要怎麼回答?你還是要把那個過程稍微想一下吧,才知道萬一要搭景,可以怎麼搭。」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