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到深澳玩海釣

娛樂漁村

2005/07/07

LINE分享 FB分享

深澳漁港像是7-ELEVEn,除了颱風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不休息。

傍晚,夕陽從天空雲層間的縫隙中微微露出,天空正要轉暗,深澳漁港卻才要開始熱鬧。路邊的發財車載著各式各樣的麵包,在港邊來回穿梭地叫賣著,居民穿著短褲拖鞋,就在碼頭邊散步,一派輕鬆自然。漁港裡塞滿了一艘艘準備出航的娛樂漁船,上頭的釣手正三三兩兩聊著天、抽著菸,釣具都已經上了船,一盒盒的秋刀魚片也早就已經準備好了,一會兒這些還滑溜溜的生魚片,就會變成引誘白帶魚上鉤的美味。釣客們正躍躍欲試,臉上寫著開心自在,要等著看今天的手氣夠不夠好。

愛釣魚的人都知道,深澳漁港港區附近有許多磯岩海岸,到處都是優質的磯釣點,而臨近的海釣點更是迷人,包括有基隆嶼海域,以及花瓶嶼、彭佳嶼、棉花嶼等北方三島的海域。這些得天獨厚的條件,讓深澳漁港榮登全台灣最大的娛樂漁船港,港區內停泊有五噸至五十噸之間、各式大小的娛樂漁船共約四十五艘,讓整個港區每天都不得閒。

「現在是漁汛的季節,深澳這邊一直到十一、二月都有白帶魚可以釣,像我這種菜鳥,跑一趟也可以釣個三、四十斤,當然要特地來呀!」自謙為新手的王瑩澤在桃園做機械,托週休二日的福,他才有空特地跑來深澳釣白帶魚。

若是在平常日的凌晨四點鐘左右到碼頭來走一趟,就會看見夜釣的漁船剛返航,專業的釣客背著一晚的漁獲,直接就在岸邊互相喊價賣魚,厲害的釣手一次可以釣上幾百斤,賣多少錢你情我願就成交,既沒有公定價格,也稱不上黑箱作業。這些釣客多半有個固定的工作,或做木工或做工程或開計程車,等到漁汛季節來臨時,才到深澳來露上一手。

而買魚的人多半是「販仔」,這些剛上岸的鮮新,隨即會被他們送往基隆的崁仔頂魚市去拍賣。那兒是北台灣最大的魚貨集散地,每天凌晨四點多,天還未亮,在昏黃的燈光下、魚味漫天的老市場裡,總要進行一場喊價廝殺,為寧靜的基隆鬧區揭開一天的序幕。

若是再早個七、八年到深澳來,那時的經濟景氣,海釣正是人氣超旺的娛樂活動,平時傍晚碼頭上熱熱鬧鬧的聚集著許多專業的釣手。當時載釣客出海的船長,每天只要準備好船,等著釣客自動送上船來就好。

船長楊阿輝從小就開始討海,他就是在七、八年前花了七、八百萬元高價,買了艘屬於自己的娛樂漁船——「新順吉」,這艘可以乘載二十多人的漁船,那時的光景好沒話說。

然而好景不再,經濟不景氣,釣客既沒錢也沒閒,現在,這位曾經紅極一時的船長,卻是要在白天到處打電話邀約,晚上才可能會有船開,有時就算賠錢,也是要硬著頭皮出海。

海釣船的淒涼,直到「魚樂天地」在今年初進駐深澳漁港,情況開始有了變化。這個由何立德所負責的旅遊服務中心,專營親子海釣、海洋旅遊等項目,簡單來說,也就是帶遊客出海去玩耍。

何立德向楊阿輝承租漁船,當船長沒有職業釣客可載的時候,就載魚樂天地的遊客出海。「載遊客出海大家嘻嘻哈哈的,比較沒有壓力啦!」平時楊阿輝載職業客出海,一個晚上每人只收取一千元,就得從傍晚忙到隔天凌晨四、五點,如果當晚的釣況不好,船長還得無奈的被釣客嘮叨上幾句。載遊客就不同了,就算釣不到魚,也不會被惡言相向,一路上還有笑話可講。

過去海釣對門外漢來說總不得其門而入;現在跟著娛樂漁船出海,菜鳥也能滿載而歸。「用了何爸爸親手製作的釣竿,什麼魚都釣得到。」這支什麼魚都釣得到的「無敵釣竿」,是何立德父親何義男的精心傑作,憑藉著六十載的釣魚經驗,何義男將釣竿改裝得既輕短又好握,不論是女孩子或小朋友,都打包票能夠釣到魚。

小學二年級的牧牧在週末夜隨魚樂天地出海,當晚的風浪稍大,牧牧一邊吐,手裡的釣竿還是捨不得放下,一個晚上的戰績是:「七尾白帶魚!」

當晚船隻再度返回深澳漁港時,一種又累又滿足的詭異表情寫在遊客臉上。碼頭邊滿是釣客,魚線錯落有致,從不同的高度一路伸長至海中。此時只見水中魚群亂游,當船隻越靠近碼頭時,魚兒們竟然瘋狂似的彈跳出水面,就像是約好要進行一場大型的歌舞秀表演般,賣力演出,甚至躍上了碼頭地面。碼頭上有人急著撿魚,有人目瞪口呆。

「在這個時節,青鱗仔為了要躲避白帶魚會跑到碼頭裡來,船進來時有燈,牠們以為是大魚來了,就到處逃命了。」船長邊笑邊解釋,碼頭上的人則大喊著:「擱來一次啦!」

接近午夜時分的深澳漁港依舊熱鬧,釣客的夜,才正要開始。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