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海中幽靈 流浪絕命沙漠

前往納米比亞(Namibia)骷髏海岸(Skeleton Coast)冒險,會發現大自然從一開始就在阻擋這趟旅程。

在這裡,有時幾滴水比散落在沿岸沙灘上的著名鑽石更為珍貴。在這塊過於乾燥而難以為生的土地上,花草動物已適應了嚴苛的環境,只要吸取黎明時飄散至內陸的海霧濕氣,就足以生存。

我在高聳沙丘上踉蹌前行時,霧氣已散,黃沙不斷滾入海沫四濺的白色碎浪中。這裡沒有植物,亦無動物,毫無生機。我拿起水瓶痛飲時,有隻公大羚羊突然出現。牠非常乾渴,孤獨而虛弱,蹣跚步向海岸,喝下鹹鹹海水,然後癱倒在沙灘上。這幅景象赤裸裸的呈現出生活險惡——要在這片非洲最大的荒漠之一中求生,是如此艱困。

本吉拉氣候系統的信風從大西洋(Antarctica)撕裂,日夜侵襲這段海岸線。無人知道信風將多少船隻橫掃至禿石上,但我們每走幾公里路就能看到船隻殘骸,包括遠洋輪船、中古西班牙大帆船、十九世紀快速帆船及炮艇,處處都是狡詐海流及無情海風的證據。

我的嚮導高佛(Gotfod)載我們前往海岸的一處失事遺跡。到達時,他將目光轉向一堆交纏的生鏽鐵鏈,「這是蘇德庫斯 (Suiderkus),四十年前處女航就失事的拖網漁船。每次我經過這裡,殘骸都會變少一點。」他幽幽的說,「有時我會想,究竟有多少船隻在這終結。殘骸會隨時間消失,但幽魂永遠遺留在此。」 不難想像船難倖存者興高采烈爬上海岸,卻面臨全新的驚駭景象:那是另一片「陸上汪洋」,而他們得永遠在沙漠流浪……。

離蘇德庫斯殘骸不遠處的毛威灣(Mowe Bay),絕對是世界最偏遠的警察局,因為地理位置太過與世隔絕,少數警察一聽到引擎聲就會衝出來查看情況。他們駐守在一個小型博物館,裡面陳列了船難遺骸、骨頭、人類頭骨、日本捕鯨船留下的救生衣、中古世紀大帆船的船首像、銅炮、索具,以及受海洋侵襲磨損的鏈條。沿著頭骨列行走,再次提醒我,骷髏海岸是大量幽靈隱隱現形的地方。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