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消逝中的伊斯蘭魔法

正午豔陽罩頂,數十個人站在德吉瑪廣場(Djemaa el-Fna)中央,這裡就是馬拉喀什(Marrakech)的魔法中心。人潮擁擠,摩肩擦踵,他們伸長脖子往前,眉上滿是汗珠。這裡有一種原始的預感,刺激的氣氛就像兄弟會的秘密集會。

往前推進至空曠區,馬上就能瞥見人潮聚集此地的原因。阿布杜‧拉漢是圖阿雷格人(Tuareg),身材高大,皮膚黝黑,他蒙住雙眼,伸長雙臂,踮腳站在圍成一圈的觀眾中央。為了讓觀眾開心,他扯開嗓門大聲述說《一千零一夜》的戰爭愛情故事。阿布杜‧拉漢是職業說書人,這項行業和他日夜在此說書的廣場一樣古老……。「德吉瑪」這個名字翻譯為「殲滅之地」,可能暗示廣場曾是公開處決的地點;摩洛哥人到德吉瑪廣場覓食、治病,尤其是參加娛樂活動。市集後方滿是錯綜複雜的街道,和廣場產生自然平衡。這些街道曾是遙遠沙漠綠洲的一環,數百年前馬拉喀什的種子在此落地生根。

曾經漫步穿越德吉瑪廣場的人,一定無法忘懷這裡蘊含的兼容並蓄的人文氣息,弄蛇人和翻筋斗的街頭藝人、藥商和盲人、瘋子和嗑茫的嬉皮,當然還有像阿布杜‧拉漢這樣獨一無二的說書人。

他暫且從史詩故事脫身,拿起錫杯大口喝水。他說:「我在這裡四十年了,承受日曬雨淋和沙漠大風。你看我的臉頰,每一天都記錄在我臉上。」他用濕破布擦擦眉毛,大聲召喚觀眾請他們待熱浪消散後,當晚再回來聽故事。

他怎麼知道觀眾會回來?說書人聽到這個問題一笑:「英雄被邪惡的精靈關在牢中,觀眾當然會回來,他們等不及要聽後續發展了!」

阿布杜‧拉漢左邊蹲著一群弄蛇人,他們的伊斯蘭嗩吶發出刺耳的嗡嗡聲,蠱惑所有聽者。圓鼓一響,原本休息的毒蛇驚醒過來。突然刺眼的陽光讓一對坐著的眼鏡蛇一陣眼花,於是豎起蛇頭作勢攻擊。弄蛇人似乎對炙熱的高溫免疫,穿著一身厚重的羊毛連帽寬袍,頭上纏著破爛的印花白棉布。他的脖子上掛著一條脆弱的水蛇,這條曬乾的沙漠飾品,舌頭正舔著午後的空氣。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