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野生黑猩猩的火山國度

千丘之國盧安達已擺脫戰亂,跨著自信的步伐迎向未來,每座山丘與谷地,飄揚著希望的歌聲。

星期日上午,盧安達首府吉佳利(Kigali)熱鬧滾滾,素樸的教堂及汽車音響飄出陣陣歌聲,樂音在城市的四座山丘蔓延,湧入山谷。孩子們隨著喇叭傳來震天響的美國搖滾藍調,熱情的舞動身子,在他們興奮的叫喊聲中,可隱約聽見鄰街迴盪著抑揚頓挫的布道聲。在一間可說是簡陋的五旬節教會裡,全體會眾起立、跳舞、拍手、歌唱,舉著胳臂,唱詩班引吭高歌,隨著越漸強烈的鼓聲唱出歡欣的福音。

乍看之下,這樣歡喜的陳述似乎不適合盧安達,因為若在Google搜尋打出盧安達,就會自動冒出「盧安達內戰」的搜尋建議。這場大屠殺發生在一九九四年,一百天的暴動共造成五十萬名孩童淪為孤兒,更有一百萬名圖西族人與不少胡圖族人喪命,全國無人不受波及。為了擺脫上世紀的種族政治紛擾,盧安達設計了新國旗與國歌,取新的地名,畫分新行政區。「向前走」可說是國家的新口號(正式為「團結、工作、愛國」)。在山丘間環繞的道路,從吉佳利延伸到全國各個角落。這些道路原是難民逃難、戰火蔓延之處,現在則因為川流不息的人而顯得朝氣蓬勃。多數的人步行,有些人則騎著破舊的腳踏車或木製摩托車,搖晃前進。日日夜夜,整個盧安達似乎都在移動。

傍晚微光中,果蝠棲息於基伏湖(Lake Kivu)銀亮的水畔,湖畔有曬魚架排列,海鵰盤旋其上。種植咖啡的梯田與泥磚房屋蜿蜒至後方山上,濃密的尤加利樹與香蕉樹間,能隱約看見山坡村莊的裊裊炊煙。湖畔則有許多村莊,村裡的漁夫通力合作,將三艘船綁在一起好平衡,每艘船已協議好各自在何處捕什麼魚,並指派一名領導者將魚貨販售到地方市場,獲利大家共享。這種制度在盧安達隨處可見,從農夫輪流在彼此的土地上耕種,到旅遊、保育組織都是如此。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