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失落的獵人頭戰士

印度與緬甸交界處的那加蘭邦,過去曾經因為獵人頭傳統聞名於世。這次我們來造訪有頭顱裝飾的村莊,感受質樸的村民熱情與部落戰士文化,以及回顧那場被遺忘的戰役。

午後的空氣清新涼爽,有松香的氣味。我把身子探出車窗,聽見某條隱匿在叢林裡的潺潺河水喃喃低語。從竹棚的縫隙望去,可瞥見谷地和群山。群峰相互傾軋,在逐漸黯淡的日光下,由鮮綠轉為靛青。司機自豪大聲的說:「先生,丘陵到了。這裡就是我們的那加丘陵(Naga Hills)。」此處視野彷彿無窮盡的開闊,不由得感受到人類的渺小及有限。這裡的杜鵑高度可達三十公尺以上,山徑則是幾近垂直的穿入霧中。天氣晴朗時,可望見谷地後方,喜馬拉雅山東側覆雪峰巒矗然屹立,召喚旅人前往。

我親訪那加丘陵的原因,源自一場被遺忘的戰役,十年前的冬季午後,一名曾瀕死的軍人向我透露這場戰役的故事。一九四四年,大日本帝國陸軍入侵印度,在科希馬(Kohima,今日的那加蘭邦首府)這座丘頂市鎮,被迫停下侵略腳步。僅僅一千五百名步槍兵的英印駐軍竟擊退了一萬五千人的日軍。陸軍上校約翰.薛普斯特(John Shipster)親眼目睹多名友人葬身科希馬,可怕的夢魘終其一生糾纏著他。如今他的兒子麥可就在我身旁。我倆坐在東搖西晃的吉普車後座,打算前往科希馬,這趟旅程是為了紀念約翰.薛普斯特。

然而,在這裡,人不可能長時間鬱鬱寡歡。一座座小村莊依附於山脊邊緣,我們每抵達一座村落,就有一大群孩子衝出來揮手歡呼「哈囉,哈囉,哈囉。」在距離科希馬十六公里處的祖布札(Zabuza),一群從稻田返家的婦人停下腳步,加入了孩子們的歡迎行列。英國維多利亞時代某名行政官曾把那加人稱作是「自治野蠻部落」,自一八二六年以來,就不斷有各種政府企圖征服這些山中住民。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