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走入曠野當阿拉斯加淘金客

就算是心中最無牽掛的公路旅人,仍有目的地。喬治帕克斯公路(George Parks Highway)上的旅人幾乎都要前往迪納利國家公園(Denali National Park)。這座蒼鬱的國家公園,一片凍原沼澤地上,白雪皚皚的北美最高峰拔地而起,那正是海拔六千一百九十四公尺的麥金利山(Mount McKinley)。

一望無際的原野上,只有一條蜿蜒一百二十四公里的碎石路貫穿。除非特別申請,否則不能開車入內。因此來到此處可先停車,登上如舊式美國校車的巴士緩緩前進。一來到國家公園,就是進入凍原、灰熊、麋鹿、馴鹿、老鷹、大角羊的國度。

透過汽車或巴士的車窗望向阿拉斯加,可能還不足以了解這地方實際上有多麼荒涼。隔天早上,我們在國家公園入口的迪納利村吃早餐時,激流泛舟嚮導布蘭登.費格森(Brendon Ferguson)說:「二十一年前,克里斯.麥坎德斯(Christopher McCandless)沿這條路走個幾哩進入森林,就沒能再走出來。」他說的是個充滿理想色彩的青年,為了一圓浪漫夢想而死在阿拉斯加荒野的事。

那年秋天,登山客在森林中看見一輛棄置的一九四六年費爾班克斯(Fairbanks)的公車車廂,麥坎德斯皮包骨的屍體,就在這早已生鏽的車廂內被發現。從他遺體旁的日記來看,麥坎德斯原本在三個月過後就想離開森林,卻因為泰克藍尼卡河(Teklanika)河水暴漲,致使他無法像當初入林時涉水前進,只得受困森林中。他沒發現附近有一輛手動吊車可供他輕鬆渡河,於是回巴士棲身,而這趟理想色彩濃厚的探險之旅,最後以悲劇告終。

經過多年,那輛老舊的費爾班克斯巴士依然坐落在偏僻林地的正中央,而這裡也成了荒野登山客與夢想家的朝聖地。「他要從這離開很不容易,一旦走進荒野,就真的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了。」費格森說著,便端起一杯咖啡,準備迎向帶領遊客從尼那那河(Nenana River)順流而下的一天。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