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從全球名畫 到台灣門神蔡舜任:最少的修復,就是最好的修復

台南孔廟旁,一間隱身於巷弄的八吉境關帝廳,架起了三公尺高的鷹架。蔡舜任帶著他的團隊穿梭其上,準備修復樑柱上的彩繪。即使春寒料峭,狹小的屋頂空間卻很悶熱,待不到十分鐘,已逼出滿身汗,空氣裡還瀰漫著清潔溶劑的刺鼻味道。蔡舜任和他的團隊,每天要在這樣的環境裡工作超過八小時,但四年前他回台灣時,卻沒想過投入修復台灣的民俗作品。這一切,要從一位藏家送來的四扇門神開始說起。

門神的主人,是牙科醫生賴麗收,因為喜歡台灣藝術,五年前購入彩繪大師潘麗水繪製的四扇門神。六十多年前的作品,上頭早已積累一層厚厚的漆黑髒污,原以為門神無法重見天日,沒想到隔年蔡舜任返台,讓賴麗收燃起一線希望。

面對和油畫不一樣的藝術品,蔡舜任謹慎評估,最後發現兩者其實異曲同工:西方的油畫是將顏料畫在帆布上,而東方的門神則是畫在木頭上,於是他答應接下工作。這是蔡舜任第一次獨立接下台灣民俗作品的修復,高約三公尺、寬約八十公分的大門板,也是他至今經手過體積最大的門神作品。

擅長繪製人物肖像的潘麗水,尤以門神最為出名。過去的修復經驗雖讓蔡舜任看遍世界級藝術珍品,但卻少有機會碰觸自己家鄉的大師畫作。在潘麗水作品漸漸消逝的今日,大師之作有機會在自己手上重生,蔡舜任心中漾起一股興奮。只是沒想到這一修,就是三年。

細心撥開層層髒污後,門神總算露出豔麗的紅與閃耀的金,就連鬍鬚上的細緻線條也清晰可見。賴麗收坦言,成果超乎預期的好。而這一修,也讓蔡舜任一頭栽進台灣民俗藝術的世界裡,雲林和台南的廟宇紛紛找上門。

即使經手的藝術品不同,但不變的是對修復的嚴謹態度,每件作品都要經過層層關卡,才能完成修復。第一關,就是讓畫作原貌現身。蔡舜任站在污黑樑柱前,拿起紅外線相機拍攝,紅外線繞過髒污,擷取顏料的含碳元素,透過科學儀器還原畫作輪廓;接著取樣分析顏料和髒污成分,在一、二十種溶劑中,調配出最適用的比例,光是溶劑組合就多達上百種。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