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大師談未來!「維繫建築」崛起

三月底,日本有「弱建築大師」之稱的隈研吾,悄然現身新竹的The One南園。一身黑色勁裝的隈研吾,來到他在台灣的首件作品「風檐」旁,這是他應「The One」之邀,費時兩年,以七百三十八根交錯榫接的檜木,打造而成的裝置藝術。坐在「風檐」下,伴著九降風吹拂,隈研吾接受alive專訪,暢談他對未來建築的觀察。

九○年代,隈研吾提出了批判的「弱建築」觀點,主張「建築是配角,環境才是主角」,注重人和空間的關係。他擅長以木材、竹子、石板等天然材質,搭配水、光線和空氣,打造融合在環境之中的建築,翻轉當時高聳大樓林立的風潮。

但所謂「配合自然環境」,並非是用自然建材蓋房子而已,也不是在混凝土外貼上自然素材加以裝飾,而是採用適合該場域的設計,將建築興建出來。隈研吾因而提出未來建築的兩個觀點:「小建築」和「維繫建築」,而這也是他在「弱建築」之後,對於現代建築所延伸出更深層的內涵。事實上,發生於四年前的日本三一一大地震,正是他思考轉折的關鍵。

他認為,過去人們追求巨大而堅固的高樓大廈,甚至不顧自然條件限制,而將建築蓋在海邊、山坡,也因為要供應這些巨大建築電力,興建核能發電廠被視為必須。但三一一卻讓他體悟,不管把建築蓋得如何「堅強、合理又巨大」,也無法抵抗自然天災,更別說海嘯之後所引發的核災。「我茫然的看著理當堅強合理的建築物被海嘯沖走,感到某種事物終結了,而另一種事物則開始了,」於是,隈研吾開始尋找答案。

他主張,未來建築應該要回歸過去的「小建築」,因為「大建築」把人類和世界切開,讓人們處在封閉系統裡,但「小建築」卻能直接與自然對話。他也認為,人是居住在空間裡,建築物本身不需要大,只要外部環境設計得宜,或是透過共享公共空間的方式,一樣也有很好的居住條件,眾人合住的「Share House」便是如此。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