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林麗珍從台灣跳出世界 一場六十年的舞

她個頭雖小,卻能指揮千人起舞;她的排練室沒有鏡子,卻孕育世界最美的白鳥舞者;她的舞作空寂沈緩,卻在國家戲劇院的舞台上火燒王船、裸身演出,為了藝術,她從不妥協。

三年一磨練、五年一錘鍊,她的舞者用十年光陰跳好一個角色,而她用二十年磨成三齣作品。她的舞蹈每次都是一場靜心,里昂國際雙年舞蹈節藝術總監基.達梅(Guy Darmet)讚頌她的表演帶走他的呼吸;還有外國老太太視她如達賴喇嘛。今年五月,靜岡縣舞台藝術中心藝術總監宮城聰欣賞《觀》時驚訝不已,中途還陷入冥想,不敢置信這兩者竟同時發生。

她吸引新銳導演成死忠粉絲,一追就是十年。今年四月上映的紀錄片《行者》,讓許多觀眾在漆黑戲院裡釋放心緒淚淌成河,更吸引企業與粉絲包場環島接力巡演。一個在國外演出比國內多出好幾倍,卻堅持將台灣稻穗、芒草、棕櫚葉帶出國表演的舞團;一個從西方走回原鄉、從台灣走向世界的舞蹈家;一趟橫跨近六十年身心靈的追尋之旅,每齣舞作都是本心的回溯,讓人在每次觀看中,看見最純粹的自己。現在,請跟著alive一起走進林麗珍的無垢世界。

無垢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林麗珍,今年五月在靜岡二○一五富士山世界演劇藝術節首演後,有名日籍女子前來與她相認,未開口已淚如雨下。她說,「我是一名舞者,看了妳的舞蹈,我決定重新開始跳舞。」語畢,林麗珍與她相擁,足足兩分鐘之久。「她一定碰到了困難,一個舞者用了一輩子去學習,卻要放棄最愛的東西,有說不出來的痛在心裡。」

時間回到三十三年前,三十二歲的林麗珍宣布解散自己的舞團,當時,她已經是國內知名的編舞家與服裝造型設計師。二十八歲開始發表個人舞展的她,一邊在長安女中教舞蹈,連續五年都為學校贏得冠軍。從劇場到電影圈都有表現,其中電影《搭錯車》的插曲、蘇芮演唱的〈一樣的月光〉MV中,全身塗滿金粉的舞者何篤霖,就是林麗珍所設計。

那段時間,林麗珍因為孩子的出生,加上舞團面臨經營困難而疲累不已,尤其一九八二年的舞作《我是誰》發表過後,她更感覺儘管舞蹈技巧再好,卻仍然跳不進心裡。不僅如此,年輕時倚賴爆發力跳舞所造成的舊傷,更告訴她一定要停下來。

原來,林麗珍從小就知道要順著心性走。她愛畫畫也愛跳舞,對她來說,跳舞就是把身體當成畫筆,把空間描繪出來。「小時候我只要一跳舞就會安靜下來,那是靈魂被觸摸到的感覺。」走上舞蹈之路,是林麗珍力爭來的。十二歲那年,父親因腦溢血驟然離去,母親一肩扛起家計;初中畢業她依母親意願就讀金甌商職,卻在中山堂看了保羅泰勒舞團的演出,第一次感受舞蹈的偉大。歷經家庭革命,林麗珍轉到當時五年制的中國文化學院舞蹈科,從此展現驚人的編舞天分。

終生支持林麗珍創作的無垢舞蹈劇場團長陳念舟,也是學生口中的師丈,當年在文化擔任音樂舞蹈科籃球教練,與林麗珍熟識是因這個十幾歲的小老師到系上抓男生練舞。林麗珍對舞蹈的認真出了名,畢業舞展發表的舞作即占系上的三分之二,充分展現過人的才情和毅力。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