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挑封面 像挑藝術品唱片設計大師,從黑膠學到視覺創意

「我的唱片設計能力是從小學時看黑膠封面開始!」對唱片設計師蕭青陽來說,黑膠是他的啟蒙老師。

蕭青陽對音樂的自覺很早。家裡開麵包店的他,從小就跟著師傅聽收音機長大,小學五、六年級,他常趁空偷溜到唱片行。雖然當時對音樂懵懵懂懂,但蕭青陽卻深深被這些黑膠封面給吸引。他還記得年輕時曾看過一張封面,正面是一架畫工精細的手繪飛機尾翼,打開封底連成一氣後,才發現機頭已撞到山壁損毀。「這創意好吸睛!這就引起我好奇,為什麼一台飛機會撞到山壁?」

長大後才發現,不少黑膠設計都出自名家之手,這些封面帶他看盡世界各地的設計手法,「它很像你在美術館看到的藝術品,以前美術館並不普遍,但這一張張黑膠封面就像是無底洞一樣,看都看不完。」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普普大師安迪沃荷,為The Velvet Underground(地下絲絨)設計的大香蕉封面,如今這支香蕉已成經典。

「對我來說就是用少少的錢,買一個藝術品回家。」蕭青陽翻出Coldplay(酷玩樂團)發行的專輯《Viva La Vida》和EP《Prospekt's March》,乍看封面有點像,都用油畫表現革命戰爭,這是截取法國畫家Eugene Delacroix(歐仁.德拉克洛瓦)的作品,一個是描繪法國大革命的《自由引導人民》,另一個則是英法百年戰爭中的《普瓦捷戰役》,「後來在美術館現場看才覺得很震撼,原來原作這麼大!」

接著,蕭青陽拿起Radiohead(電台司令)主唱Thom Yorke發行的個人專輯《The Eraser》,封面由英國設計師Stanley Donwood操刀,他以簡單的黑白線條,描繪英國市區遭受洪水侵襲的景象。其實,封面原作是一幅長達十二呎的大型版畫,攤開後如同清明上河圖一樣壯觀,從泰晤士河上游開始,大水一路淹沒了巴特希發電廠、西敏寺、大笨鐘等知名的倫敦建築。「這影響我很深:不要把唱片設計變成是速成表現,它也能以很藝術的角度去完成。」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