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跟著探險家去全球最恐怖沙漠

沒有人過過這種生活後,還是原本的自己。不管再怎麼隱微,他都會帶有沙漠的印記,那是每個游牧民族都有的烙印;他內心會有一股重返沙漠的渴望,至於那股渴望是弱是強,端看他的個性而定。因為這片殘酷的大地有種魔力,任何宜人的氣候區都難以匹敵。──英國探險家威福瑞‧塞西格《阿拉伯沙地》

你絕對沒辦法精確的判斷什麼時候踏上了「空漠」(Empty Quarter)。這裡沒有路標,因為根本沒有路(沒有路是因為沒什麼景點可去)。不過這裡有沙,疊成金字塔那般高的沙丘。沙無所不在:在空漠走了一天下來,你兩腳襪子倒出來的沙各能堆出一座中型沙堡。空漠這名號是由阿拉伯語的「魯卜哈利」(Rub’ al Khali)意譯而來的,它是全世界最大的沙丘沙漠;撒哈拉沙漠(Sahara)的面積更大,不過主要為岩漠而非沙漠。空漠的面積約與法國相同,橫跨阿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沙烏地阿拉伯。從地圖上看,它是一片可媲美南極洲的空白區域。它是乏人問津的不毛之地。當然,世上再沒有什麼比深入不毛之地更棒的探險了……。

空漠的沙丘每年大約會移動十公尺。就某種角度而言,沙漠就像用慢動作播放的驚濤駭浪──由一點點移動的潮汐和沙質的湧浪組成,露營地就建在碎浪的最高峰下方(有些碎浪高達三百公尺)。這表示穆薩拉姆這樣的貝都因人(Bedouin)嚮導必須時時更新腦中的地圖:辨識出舊沙丘快殞落了,也要察覺年輕沙丘在茁壯。

而穆薩拉姆最熟悉的景象是他的豐田Land Cruiser底部。駛進沙丘區才沒多久輪胎就打滑了,我們的車被卡在柔軟的沙裡。穆薩拉姆下車,在汽車底盤周圍挖掘。對於像我這種初次造訪空漠的人來說,這種體驗有點不安。我突然察覺到四面八方是幾百萬平方英里的空無。我驚慌的計算著能用置物箱裡的三片卡士達奶油餅乾活多久。「卡在沙子裡是每次到空漠旅遊必定要碰上的事,」他一本正經的說,「緊張大師當不成這裡的嚮導。」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