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藝廊圈第一品牌「耿畫廊」 首度公開「消失的密室」

2022/06/22

LINE分享 FB分享

無人知曉的密室 畫廊主人為自己策展

台灣第一線畫廊耿畫廊,賓客來來往往,卻幾乎無人知曉,這裡藏有一座「消失的密室」。曾經來過的畫廊同事,用一隻手就數得出來。這間密室藏的不是《哈利波特》佛地魔的黑魔法,是穿越華人現代美術史百年時光的珍寶。

耿桂英

現職:耿畫廊負責人
經歷:大未來畫廊共同創辦人,推廣趙無極、吳大羽、常玉、朱沅芷等現代藝術家

能打開密室的人,只有耿畫廊負責人耿桂英。她是藝術家趙無極、常玉、吳大羽與朱沅芷等蒐藏市場上的關鍵推手,在許多台灣人尚不認識這些大師時,她用鷹眼發掘,開拓亞洲現代藝術視野。沒有她的允許,無人得以進入密室。「這是我的秘密園地,是眼睛思緒得以放肆任性的地方。」她說。

推開兩道隱藏於白色牆壁的門,走進這個神秘空間。灰色沙發、行李箱造型的長桌,擺設看來跟一般居家客廳沒什麼不同。但,牆上掛著四幅常玉早期畫作,已洩漏密室身價非凡。一幅〈側坐在扶手椅上女士〉,模特兒表情嬌羞,擁有詩人徐志摩形容的性感「宇宙大腿」,堪稱經典。若此時是在拍賣場,競投人恐怕口水都流了一地。

耿桂英縱橫藝術圈三十三年,在藝術博覽會、拍賣場叱吒風雲,但身處密室,有時好像變回一個少女。她捧起趙無極一九四九年的油彩畫裱框〈風景〉,儘管已端詳無數回,這次竟仍有新發現。「咦,他的簽名線條撇來撇去,好像對應宋徽宗的瘦金體,」她說,「這張有這麼多密碼,好玩耶。」

趙無極曾告訴她,欣賞一幅畫,「要看那張畫有沒有呼吸。」她解讀,有匠氣、矯揉的作品不會呼吸,而好的藝術品,宛如自己會說話。

藝廊圈第一品牌「耿畫廊」 首度公開「消失的密室」

耿桂英的密室裡不放音樂,沒有美食美酒,是她與藝術品獨處的靜謐空間。她說:「這裡有老師和老朋友們走過的足跡。」

這裡成了她與眾藝術家對話的沙龍,她感受藝術家王攀元筆觸的悲愴浪漫,充滿鄉愁;從藝術家彭薇一襲古代漢服、一雙繡履,咀嚼水墨新美學,也與女性的姿態與視角相互共鳴。

不只是一個私人蒐藏空間,這裡更是耿桂英的實驗場。有趣的是,她在此策展,有時和畫廊展覽相呼應。農曆春節後,畫廊邀請賓客走春看展,她在密室也自辦《春色無邊》,陳列常玉的裸女素描與〈瓶菊〉等,是雅致、自然的春,也是心靈的春天。只是在密室裡,觀眾只有她一位。

有時候,她在這裡學習道別。曾經,一位客戶買下朱沅芷畫作〈在畫前的公主〉。送走「公主」之前,她像一位捨不得女兒出嫁的母親,百感交集。在密室掛起這幅畫,獨自與它相對,靜靜道別。光線照射下,半立體的油彩浮雕,像散發光芒的寶石。

道別是藝術與人生交織的永恆課題。她的父親從中國來到台灣,晚上拉著二胡,思念家鄉。那批華人藝術家一生刻畫遷徙與鄉愁,令人動容。而耿桂英人生最刻骨銘心的一次道別,是三十多年前曾與女兒分離。女兒同先生移民美國,她獨留台灣。即便現在女兒早已歸來,接班畫廊。但午夜夢迴,有時仍撥動心弦。

「對女兒來說,我是她的原鄉,」耿桂英告白,「這裡藏有我心靈的鄉愁,不是寂寞,而是孤寂。」

暫時找不到能同頻說話的對象,就向「能呼吸的藝術」訴說。「如果常玉、吳冠中、趙無極老先生還在,我就想邀請他們進來。」她說。幸好,有處僻靜之地,能擁抱藝術,得以療癒。

耿桂英蒐藏有哪些

■趙無極〈風景〉
媒材:油彩、紙本
尺寸:22✕26 cm

趙無極畫下青綠山水,籠罩於黑霧之中。畫作右下角,依稀可見一隻金色的小鹿,往大江山河方向回望。這幅畫完成於1949年,這年是國共內戰重要歷史分界點,也改變許多人的命運。

■彭薇〈好事成雙之20〉
媒材:絹本水墨、鞋裝置
尺寸:24✕17.5✕4.5cm

來自四川成都、現居北京的藝術家彭薇,出生於繪畫世家,擅長用傳統水墨繪畫,結合當代藝術表現形式。在《好事成雙》系列,她將春宮圖繪製在白色絹鞋,帶點曖昧朦朧感,也保有觀賞者「偷窺」的羞赧與刺激。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