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精品垃圾藝術:《返校》攝影師鏡頭下的塑膠微粒套餐

眼前這盤精緻料理(Fine Dining),遠看以為出自哪家米其林餐廳,近看卻發現白飯是塑膠微粒、鮭魚是橘色塑膠碎片,竟是一個用海洋廢棄物創作的藝術品。創作團隊One One & One成員、攝影師周宜賢說:「歡迎來到人類史上垃圾創作最顛峰的時代。」

在這之前,周宜賢不是環保咖,更遑論淨灘。他是電影《返校》、《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攝影師,今年以《罪夢者》拿下金鐘獎戲劇類節目攝影獎。

二○一七年,他偶然來到花蓮七星潭,發現海灘上垃圾已經多到無法忽視的地步。

在美景之地拍照打卡,可選擇忽略周遭海廢,但他選擇—直視垃圾。當他開始認真看待,垃圾卻令他眼花撩亂。豔陽下的海灘充斥魚網、木頭、布料與塑膠等各式垃圾,充滿色彩。

朋友拾起一個曬乾變形的廢棄鞋底,圖案像地球儀的花紋。沒想到竟然滿好看,還帶點藝術味、幽默感。周宜賢也想嘗試,能否發現很酷的垃圾,更想知道:「一片乾淨海灘是什麼樣子?」他們撿了大約三十天,清理近一公里海岸線。

把撿來的垃圾當成寶貝,帶回台北仔細清洗。一類是塑膠碎片與微粒,另一類他們稱做「精品垃圾」,例如塑膠人形玩偶,因不知名的寄生蟲附著表面,長出像蜂巢的紋路,已不似原始形貌,脫胎換骨。「人類把垃圾丟到海裡,海丟還給你一個藝術品。」周宜賢說。

他開始為精品垃圾拍肖像照,把一齣環境恐怖故事,拍成黑色幽默。附著貝殼的刷子,像飄揚的水草;塑膠條脫離人字拖鞋,像一對翅膀;廢棄的水龍頭,呈現如青銅器的光澤……。這些美麗藝術品,收藏在《Hi! We Are Back!》展覽。如果海廢會說話,尚未分解的它們會說:「哈囉!我們回來了!」

垃圾玩不完。One One & One持續在辦公室為垃圾分門別類,喜歡美食的成員Claudia順手把垃圾拼成懷石料理。靈感抵達!他們陸續堆疊握壽司、甜點或排餐等料理,像玩樂高遊戲。這些用垃圾「烹調」的料理,變成《未來大廚房》系列照與展覽。趣味背後,默默隱含「今日丟垃圾,明日吃垃圾」的警世寓言。
One One & One每件創作,展完以夾鏈袋分批蒐集,記錄編號。不利用黏合劑,避免增加額外垃圾。他們不自我定位為環保團體,而是發出一記記視覺衝擊。「要解決問題前,先直視問題。」周宜賢說。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