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限時48小時開箱台北》走進雲門,一窺有天光的劇場、會「謝幕」的椅子

第二站,我們來到被雲門人笑稱「遠得要命王國」、二○一五年開放的雲門劇場。像巨大浮雲的銅綠屋頂、墨綠色鋼材主結構,被綠意包圍。「劇場是現代人的廟宇,從城市到市郊的旅途,是脫離日常的重要旅程。」雲門舞集劇場節目經理陳品秀說。

相較兩廳院的隔音作戰,雲門劇場竟是引進自然光。傳統應是黑盒子的劇場,透明帷幕玻璃讓自然光傾洩入室。原來這是建築師黃聲遠的巧思,他發現舞者與工作人員長期在劇場從日出工作到日落,不知外面光影流轉,發願要讓雲門新家有光,看得見晨昏與季節交替。

黑盒子如何有光?《在田中央:宜蘭的青春.建築的場所.島嶼的線條》一書提及,讓劇場擁有自然光,不是技術問題,而是價值排序問題。破格的建築形式,讓劇場空間多了新的想像。有些表演團體喜歡在黃昏演出,從夕陽西落演到天黑,產生時間流逝感。歌手桑布伊室內演出完,活動更延伸至戶外草坪,大夥一起烤乳豬、吃竹筒飯。

「現在為大家展示雲門收納術。」雲門舞集媒體行銷盧姍苓說。劇場一樓二百五十五席座椅能全面收攏,騰出空間成劇場。站在舞台,伴著像遊樂園的機械音樂,我們看著座椅自動收合、後退與收攏,原來雲門的椅子也會跳舞、謝幕。

「劇場是夢幻空間,創造超越一般的想像。」陳品秀說。為變出舞台魔法,雲門演出《九歌》時,在戲劇院的樂池變出活生生的荷花。《流浪者之歌》需要在舞台上撒米,因應農產品管制,將每套三噸半的稻米透過γ(Gamma,伽瑪)射線,破壞生殖力。為怕船運趕不上表演,最多曾有三套米在全世界各地運送,確保道具精準上台。

舞台幕後故事說不完。大草坪旁的小坡上,擺設二○○八年八里排練場大火劫後倖存的貨櫃與屋頂H型鋼樑,原本從洞口看出去,正是當年觀音山下排練場,但現在大樹生得茂密,視野變成一片蓊鬱。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