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走在包浩斯之城part3——住一晚 大師們的房間建築巨擘學舍換妝潮旅店

如果時間允許,真希望每一年都能造訪德紹包浩斯學校(Staatliches Bauhaus),尤其近期部分宿舍已轉型成旅店,讓人更可以親近大師們過往的居所和生活狀態,沒有比這個更讓包浩斯迷興奮的了。

在包浩斯學校短暫的辦校期間,因政治因素經歷過三次搬遷的它,孕育出藝術、設計及建築界重要人物,包括舞臺設計師奧斯卡.希勒姆爾(Oskar Schlemmer)、產品設計師瑪麗安.勃蘭特(Marianne Brandt)和平面設計先鋒約瑟夫.亞伯斯(Josef Albers)等。由於校園中導師(master)和學徒(apprentice)加上制度中的另一身分旅人(journeymen)來自五湖四海,它所主張的思想隨學校解散,突破地域界限流傳到世界各地。如今生活中各個層面都可以發現包浩斯主義的熟悉身影,就連在香港,都可以看見受到包浩斯影響的公屋和學校設計。在我就讀的香港大學建築系圖書館中,就擺放了一座包浩斯學校模型,已經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

對抗傳統,工作坊取代教室

現在看起來很普通的物件,百年前可是一點都不尋常,而能夠成為現代大眾中「普通」、習以為常的事情,那過程也可說是一點也不簡單。

學校中沒有教室,沒有清楚上對下的教學關係,而是一個個工作坊,讓學生邊學習邊鍛鍊手藝,下了課還可跟導師一起去派對玩。這種教學模式對當時保守的德國來說,簡直是離經叛道的壞孩子。想起來,許多撼動世界歷史的發明或革命家,年輕時也都是這樣的「壞小孩」啊,勇於對抗傳統,敢跳脫框架之外。

與其說包浩斯學校是個學校,不如說它是讓思想與創意能充分發展,而後付諸實現的培育中心與實驗場。直到今天,它仍顯得另類且難能可貴。

對我來說,包浩斯主義並非形式,而是當年學校中那種自由、純粹和理想的氛圍。而它重要的理念就是:比起要做什麼,包浩斯人更著重「不要做什麼」,斷捨離多餘的東西。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