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謝宇威的新屋印象與創作之旅

對於父母都是桃園新屋人的音樂人謝宇威而言,兒時記憶是與表哥奔跑在田埂、水圳,躺在防風林中聆聽蟲鳴鳥叫的純樸時光。「你記得嗎?你記得嗎?那秋天田邊的小路,邊走邊唱歌⋯⋯金黃色的日頭下,我們從那走過。」這首〈你記得嗎?〉的歌詞,正是謝宇威對童年新屋記憶的最美註記。

如果要為謝宇威的客家認同尋找一個起點,小時候在新屋成長的經驗絕對是他客家印象的根源之一。

「一般人對於新屋的印象,大概就是范姜老屋和永安漁港。但對我來說,這裡是我成長的地方。」謝宇威介紹到。桃園沿海的新屋地區,是台灣少見的沿海客家村;這裡不僅保留了許多別具特色的古蹟建築,也是客家文化地景的證據之一。

清朝統治台灣期間,來自閩南和廣東地區的漢人開始大量的來到台灣拓墾。在清朝政府消滅了本來在台的明鄭政權之後,為了防止台灣成為治安的隱憂,當時清朝政府曾一度禁止廣東粵民來台開墾。然而,這樣的政策沒有阻止中國東南沿海的移民偷渡來台,在這樣的情況下,台灣成為了中國領土的治安死角,以朱一貴為首之人甚至引發了全台範圍的暴動。當時的客家人因為協助清軍有功,因此被授與「義民」的稱號,廣東粵籍人口自此才能合法來台開墾。

其中,善於貿易的泉州移民因為來台時間較早,快速地占據了台灣濱海地區的貿易區位。較晚來台的客家移民,只能選擇比較靠近山區的丘陵地區、在原住民出草的風險下進行開墾;再加上械鬥失利,使得台灣當時的漢人祖籍分布,呈現出「閩南靠海、客家靠山」的趨勢。在這樣的趨勢下,新屋地區可說是難得的特例。由於桃園地區土質屬於紅土,地形相對破碎,致使閩南籍漢人不願在此開墾。清朝統治初期,在廣東地區招募移民的墾號,於是載著大量的客籍漢人來此落腳。

新屋地區當地最為知名的「范姜」家族,就是相當早期來到台灣落地生根的客家移民。隨著范姜家族日益壯大,人丁眾多的家族成員決定在此興建祖堂,正是今日人們熟知的「范姜老屋」。1854 年,范姜老屋群正式動工,並且在1855 年落成。從建築的觀點來說,范姜老屋是相當經典的四合院建築;除了有完整的進、廳等結構之外,建材的取得更是大費周章。由於工程相當浩大,范姜老屋在興建時就吸引了當地人們的熱議。

謝宇威的新屋印象與創作之旅

范姜家族是相當早期來台生根的客家移民,隨著家族逐漸興旺,決定在桃園新屋建立祖堂,也就是如今人人皆知的「范姜老屋」,是少數保留完整的經典四合院建築。

「我母親的老家,也是在差不多的時間出現的。我到現在還記得,范姜老屋祠堂前的廣場,就是以前大人聚集曬米的地方。」謝宇威介紹到,許多人當時便以「新屋」來指稱這批華美的建築,最終也讓新屋成為了今天該地的地名。

除了范姜老屋之外,永安漁港也是台灣西部唯一以客家族群為主體的漁港。在1953 年開港以前,新屋地區沿岸就有許多捕魚用的石滬。這些石滬擁有超過300 多年的歷史,至今只有在新屋南方與新竹的交界處,才能一睹其風采。

謝宇威的新屋印象與創作之旅

走到永安漁港,海風中飄著濃濃的大海氣息,「聽長輩說過,我阿公阿婆以前生活條件不好,就會來這裡挑海水回去曬鹽、賣錢。」謝宇威感嘆著阿公阿婆過往生活的不易與艱辛。

這些石滬象徵著客家先民與海洋的緊密關係,也是桃園客家族群發展過程的見證者。2011 年,行政院客家委員會公告新屋為台灣客家文化重點發展區,希望能夠讓更多人認識新屋獨特的歷史,以及其珍貴的客家文化地景。

竹林印象 新屋歷史的自然證據

「在我童年的記憶中,新屋就是一個相當純樸的地方。」謝宇威說道。由於父母親的家族都來自新屋,每到了寒暑假期間,謝宇威就會回到故鄉,和年紀相仿的表哥在新屋四處「探險」。「像是在田裡面找蟋蟀、躺在竹林裡面睡午覺,或是去水圳渠道玩水,都是我們新屋小孩童年的共同回憶。」謝宇威回憶起,在那個娛樂產業尚未發達的1970 年代裡,大自然與人的距離是非常近的,也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自然、客家、新屋,成為謝宇威童年時期最美好的記憶。

謝宇威的新屋印象與創作之旅

小時候最喜愛跟著表哥的腳步奔跑在外婆家旁邊的田埂,「小時候這裡有一望無際田地,好大一片⋯⋯」謝宇威笑著回憶。

如果要為新屋的傳統地貌尋找一個代表性的象徵,竹林和水圳都可以說是在地人童年的共同回憶。「以前新屋地區的老四合院,後方都會栽植一個U 字形的竹林。」謝宇威介紹到,由於靠海的緣故,當時新屋挨家挨戶都會以竹林作為防風林,不僅作為阻擋海風之用,也能兼產竹筍。每到放學時候,鄉下的孩子都會將竹林當作秘密基地,捕捉竹林中各式各樣的奇珍異「蟲」,或是在竹蔭下嬉戲。

「竹林的用途非常廣泛,除了防風功能之外,也能作為燒柴用的燃料。」謝宇威笑著回憶,每次捕獲各種蟲類,他就會和表哥一起將這些蟲子烤來「試吃」,不論是在土裡挖洞的蟋蟀、以竹筍為食的毛毛蟲,都成為客家村兒童的另類玩具。除了竹林之外,水圳渠道也是天然的遊樂場,「在水泥河堤興建以前,小朋友可以輕易的下到水圳裡頭。那時候的水圳非常寬廣,很多小孩子都會在那裡捉魚、玩石頭,都是我們小時候的回憶。」謝宇威繼續說道,這些用來灌溉用的水利設施,水位不深、水質清澈;在夕陽的餘暉照耀下,水面斑斕的光澤以及天空七色的雲彩,不僅是夏日時節小孩子最愛的場所,也是童年時最讓謝宇威難忘的新屋景致。

※ 看完整文章,歡迎閱讀《桃園客家》季刊電子書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