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行過幽谷的佛教殿堂

曼德勒不僅是緬甸第二大城,亦是整個地圖中最誘人的地名之一。首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英國詩人魯德亞德.吉卜林(Rudyard Kipling)總是將這座城與佛寺、炙熱的黏膩感,以及一顆受挫的心相互連結在一起。

沿著飛魚遊玩之道──伊洛瓦底江前往曼德勒。清晨的露珠標示出這座城的西邊界線,晨靄自暗綠的葉間升起,佛塔和僧院的金色屋頂閃閃發光,交通噪音也似乎靜止了。在這忙碌的早晨,街道上男男女女穿著籠基(Longyis,緬甸傳統紗籠),學童拎著午餐便當,臉頰塗抹塔那卡(Thanaka,柚木製成的防曬乳)的女孩單車雙載,一邊努力維持平衡。僧侶赤著腳托缽,與摩托車、破舊汽車和人力黃包車一起擠在路上,而路邊小販在炭爐上烹煮摸嘻嘎(Mohingar,一種辣魚湯)當早餐。

曼德勒此番熱度、氣味、街景和色彩皆令旅人著迷不已,但真正使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其實是那段不算久遠的舊日光景:稀稀落落的觀光客,找不到自動提款機,或是能夠直撥國際電話的公用電話亭,口袋裡的手機也不能國際漫遊。沒有辦法以信用卡支付所有費用,唯一能兌換的外幣只有美金,店家還拒收不夠新的鈔票,所以購物時,總得隨身攜帶一大疊緬幣鈔票。這些景象緣自於一個悲慘的事實:「緬甸聯邦國」經歷了世上最久的軍事獨裁統治,經濟發展受阻了數十年。支持民主的勢力並不希望人們來到這裡旅遊,因為觀光客的來訪不僅帶來財務上的援助,還等同在道德上支持著緬甸的軍事政權。不過,二○一一年夏天,這位緬甸獨立運動英雄的女兒、諾貝爾獎桂冠得主──翁山蘇姬第一次在Reith演講會發表時,竟提出希望國外遊客來緬甸旅遊的想法。儘管她在朗功(Rangoon)被居家監禁近十五年後,才被人默默揭發;且在報導中蘇姬僅被無名的描述成「某位女士」,她仍一直堅持守護緬甸家鄉的政治良心。應該沒有任何想前往緬甸的人,需要比她具備更強大的勇氣,但她只是淡然的對遠道訪客提出唯一的警告:旅者們應避開與軍事政權相關的旅遊機構。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