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全世界最貴的音樂節

薩爾斯堡音樂節,是我非常難忘的音樂經驗,有一年受了Audi的邀約,成為他們的貴賓。薩爾斯堡音樂節是卡拉揚創辦出來的,莫札特也是薩爾斯堡人,在這兩個古跟今的音樂英雄的故鄉裡,音樂氣息濃得教人不能喘息。

音樂節非常有名,常常聽到朋友談起的第一反應通常是「很貴吧!」它可以說是全世界最昂貴的音樂節,即使最便宜的票都很貴,但它卻是個行家聽的音樂節。對日耳曼民族而言,古典音樂是最基礎的國民條件,所以節目表裡面,很多冷門的作品,前衛且實驗意味十足的音樂。

那一次,我有幸同時聽到了世界兩大樂團,一個是柏林愛樂,一個就是維也納愛樂。你會感覺到兩個樂團的個性完全不一樣,一個很精準,一個很大器,尤其是由德國的樂團,去詮釋理查史特勞斯(Richard Strauss)的音樂,那可是別的民族沒辦法達到的境界,我常覺得樂團風格和樂手的民族性有強烈的關聯。

那次我們聽到理查史特勞斯的歌劇,極盡前衛之能事,整個音樂跟風格都是自由但艱深的,非常少被演奏的作品。日耳曼民族的音樂會通常非常正式,每個人都盛裝以赴。男生是穿燕尾服打領結,女生就低胸的禮服腳踩高跟鞋,即便最後一排最邊邊的位置上都是如此。當你下車走向音樂廳,迎面而來的是閃個不停的鎂光燈,讓人彷彿到了坎城影展的頒獎會場。

若是換成巴黎人聽音樂會就比較輕鬆,可能巴黎人左傾的人比較多,對著傳統與正式有些抗拒。可是即便在德國人那麼認真嚴肅的狀態底下,在場也有過半的觀眾在打瞌睡。他們花了那麼多錢來,也是希望能浸潤在一些特別的音樂經驗中吧,只不過,因為人天性關係,太艱澀的音樂,身體就是無法有共鳴,聽著聽著也就在昂貴的音樂會中睡著了。

小檔案_陳瑞憲

學歷:東京設計者學院
經歷:安藤忠雄事務所、禾力設計主任設計師
現職:十月設計建築設計總監
得獎:當代大中華區最具影響力的5位建築師之一、3次獲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大獎
重要作品:誠品書店、君品酒店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