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薩米族 六千年的馴鹿長征

每年十二月到三月,在瑞典的亞必斯科國家公園(Abisko National Park),是號稱全世界最適合欣賞北極光的地方。但過了隆冬,這裡還有著一個馴鹿的神秘旅程,瑞典薩米族馴鹿牧人每年都會循著先人數千年來走過的路,跨越瑞典北部的冰凍荒原,將薩米人與鹿群從過冬的東邊森林,帶往夏天牧草地所在的西邊高山。《孤獨星球》作者親自走了一遭,看見馴鹿業的艱辛與傳奇故事。(文‧廖為舜)

森林裡傳出叫喊聲,一輛雪車衝到結凍的湖面上,繞著森林外圍開到視線外了。名叫「納斯堤」的芬蘭拉普獵犬急著想出動,又是叫喊又是哀鳴。「啊,我哥哥來了。」萊納特‧皮堤亞抬起頭說,他正用手工雕刻的刀子切著煙燻馴鹿肉。納斯堤再也按捺不住,穿越湖面朝森林奔去。牠前方幾百公尺處冒出一群馴鹿,鹿群成一路縱隊踩著厚雪緩緩朝我們走來。

在世界遺產拉普蘭(Laponia)地區,嚴冬時節已經過去;拉普蘭位於瑞典北端,深入北極圈達四十英里,有超過三千六百平方英里的原始森林、山脈和湖泊。對萊納特而言,這一天的天氣舒適宜人。他是馴鹿牧人綿長傳承鏈中最新的一環,這條長鏈往回追溯已有近六千年歷史,而他哥哥肯尼斯是牧人領導者。他們兄弟倆與這片土地密不可分。他們的故事就是薩米人(Sami)的故事。

薩米人是薩米蘭(Sapmiland)地區的原住民,薩米蘭的區域涵蓋挪威、瑞典、芬蘭和俄羅斯北部。「每個薩米人和馴鹿都有特殊關係,很難用言語形容。」萊納特邊說邊揮手指向在湖上閒蕩的三百頭鹿。這些馴鹿過去四個月都在森林裡搜尋白樺和雲杉當食物,現在牠們離開森林往西方兩百英里外的山區出發,那裡是牠們的夏季牧草地。雌鹿將在那裡產下小鹿,雄鹿則多長些肉等著秋天被宰殺,接著,鹿群將再踏上長途旅程回到森林過冬。遷徙的過程總計約十天,途經沼澤地、森林和山區,行走的步調取決於鹿群而非牧人。「我們跟著馴鹿走──牠們自有計畫。我也有我的想法,但唯一能確定的是我們不會照我的想法進行。」萊納特解釋的同時,馴鹿以穩定的小跑出發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