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英吉利海峽的女巫之島

2013/05/09

LINE分享 FB分享

仔細探究海峽群島(Channel Islands)閒適的生活,會發現這群神秘島嶼漫長且引人入勝的歷史中,充斥著鬼故事、傳奇及特殊的傳統。

傍晚夕陽餘暉中,漫步在澤西島西南海岸的懸崖上,除了間歇傳來的海浪及風聲,四周靜謐無聲。鳳蝶與蜻蜓輕巧的掠過岸邊大片的紫色石楠,一座高聳的紅色花崗岩石柱,直挺挺的矗立眼前,山腳邊的懸崖壁上,一圈草地形成一座天然的露天劇院,下方英吉利海峽(English Channel)湛藍的海水,拍打岩石形成一片白色泡沫。這個充滿神秘色彩的地方就是尖巖(Le Pinacle),早在成為觀光景點前,就為人所知。追溯至千年前的遺跡,一座羅馬式的英國神廟就位於這座紅色岩石底部,早在新石器時代打造的建築,有著青銅器時代特色的牆面及構造。而在十六到十七世紀間的獵捕巫婆狂潮中,這裡又被視為巫與惡魔溝通的場所。

不只是美麗的景象吸引慕名者前來,這裡獨特的怪異氛圍也是一大誘因,曾居住於澤西及根息島(Guernsey)多年的作家維多.雨果(Victor Hugo),就狂熱於編撰此地的怪異事件。他曾在一八八六年出版的《海上勞工》(Toilers of the Sea)中寫到:「鄉村及海邊的居民容易受到邪惡力量的影響,這些觀念根深柢固存在於海峽群島及鄰近法國海岸邊的人們心中。」直到現在,島上依舊充斥著民間傳說、迷信及傳統。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海峽群島是唯一被納粹占領的英國領土,戰爭的影響至今仍隨處可見:海岸沿線都是廢棄的碉堡及坦克陷阱。既然無法擺脫這些碉堡,島民也發揮創意,將這些建築改造為舉辦派對的場所或是避暑別墅。相對於澤西與根息島的居民必須活在納粹統治下,奧爾德尼則是在德國入侵前先行疏散居民,大戰過後才紛紛回歸。在流亡時期出生於普利茅斯(Plymouth)的雷蒙.古迪恩(Raymond Goudion)說:「在一九四五年,我是第一個被帶回來的小孩,父親當時還用德軍彈藥箱製作嬰兒車。」雷蒙從十一歲起就是個漁夫了,他居住的木屋門口裝飾著令人印象深刻的龍蝦螯,也成了港灣著名的地標。一九四五年起居民紛紛回到奧爾德尼,為了慶祝這些回歸,島上舉辦了一連串的活動。奧爾德尼週(Alderney Week)一直以來都是年度最盛大的非官方慶祝活動,人力飛機競賽(Man-powered Flight)為其註冊商標,參賽者製作最初階的機翼及螺旋槳,從港灣躍下並且瘋狂的揮動雙手,飛得越遠越有可能獲勝。

雨果曾觀察到:「巫師在根息島上是再正常不過的存在。」儘管這描述在現代聽起來是有些誇張,但這裡的歷史的確與魔法息息相關。十六到十七世紀獵殺女巫狂潮期間,根息島就有一百零三位人士因巫術被判有罪,根息島的首都聖彼得港(St. Peter Port),有一面紀念焚燒女巫的匾額。這裡的房屋雜亂無章的建在陡峭的山丘上,街道之間布滿狹窄的階梯,謠傳被燒死的女巫就在這些階梯間作祟。當年島上的女巫被指控涉嫌與惡靈溝通合作,並且認為史前時代的墓園是他們集會的場所。

其中最惡名昭彰的惡靈就是藍鬍子(Le Barboue, Old Bluebeard),傳說他會憤怒的推著一車的防風草根,繞著聖皮耶杜波(St Pierre du Bois)與托特瓦爾(Torveval)教區。居民每晚都會留一碗粥來安撫惡靈,從一六○○年開始惡靈攻擊事件逐漸減少看來,這的確是滿有用的。

進入二十世紀,海峽群島依舊保有中古世紀的社會及政府結構,比如說封建社會下的領主,要負責在英國君主來訪時,送上兩頭死鳧。彼得.蘇斯馬雷斯(Peter de Saumarez)是根息島上,美麗的蘇斯馬雷斯區的領主,彼得說:「我們家族大概在一二○五年或一二二○年移居至此。」他一邊說一邊揮手,指向餐廳牆上掛著幾百年來的家族肖像。

現在他的嗜好是鬼屋導覽,謠傳蘇斯馬雷斯莊園充滿了鬼魂,最著名的就是二十八個小孩的保母(The Nanny of the 28 Children)。彼得解釋:「其中一個祖先生下了二十八個孩子。」彼得第一次知道這位保母的存在,是有一晚將兩個年幼兒子獨自留在家中,回家後孩子們說:「有一位小姐出現念故事給我們聽,還帶我們上床睡覺。」這位小姐的身分一直是個謎,直到有位親戚為他們解惑,這位二十八個小孩的保母至今依舊會出現安撫不安的孩子。彼得說:「我太太居然表示如果可以抓到這個鬼魂,那就有永久免費的保母了!」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