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北美館 稱霸三十年的潮建築

今年是台北市立美術館三十週年。這座不按傳統線條而走的不規則白色建築,是台北人的老記憶,也是台灣第一座非宮殿式公共建築,在還很保守的民國七○年代,就敢於突破。不但至今仍深具現代感的魅力,其「有機成長」觀,也仍對當今建築有所啟發。

許多人到現在還不知道,它背後那一位,具有遠見的台灣戰後第一代建築師,是今年已經超過八十歲的高而潘。

他出身台北迪化街世家,從沒留學歐美,卻在他自謙「糊里糊塗」念台灣省立工學院(成大前身)建築工程系時,讀到被譽為二十世紀最偉大建築家柯比意的話:「建築應該擺脫過去,混合現在的需要而建。」他啟發了高而潘澎湃的勇氣。「我被他『害』了一生。」開朗幽默的高而潘哈哈大笑說。

北美館 稱霸三十年的潮建築

另一位讓他確立志向與想法的,則是以法國羅浮宮玻璃金字塔聞名的旅美建築師貝聿銘。高而潘大學畢業時,貝聿銘到台南演講,談到理想中內部空間為連接不斷的螺旋式圓形建築。

他打算把內牆隔間都做成活動式,每家原本只住一單位,隨著成員增加,可以不斷買下隔壁的單位,隔壁的隔壁……從內部連在一起。待子女離巢,又能把各個小單位分別售出還原。充滿彈性。

只可惜貝聿銘的「有機成長」螺旋屋,受到保險公司杯葛,沒有蓋成。三十年後,高而潘在台北市政府的美術館競圖當中,卻以這樣的有機成長新意奪標了。

他遵從柯比意,擺脫過去中式傳統宮殿造形,創造出不規則、房間突出的現代線條;也跟隨貝聿銘,本著需求,忘記造形,規畫出與時俱進的彈性空間。

那時最典型的流行,包括圓山大飯店、科學博物館、國父紀念館、中正紀念堂等。以當時未解嚴的政治、社會氣氛,要拿出一張沒有尖頂、燕尾的設計圖,需要有力排眾議的勇氣。要做好準備的不只是落選的面子,極端一點,更是手中建築師執照的裡子。當時五十歲的高而潘,之前曾有段時間迷惘於當時商業考量,但這一次,他決心要蓋一棟平頂、現代,為自己承襲柯比意理想而發聲的藝術殿堂。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