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東非古城 騎驢瘋帆船

數世紀以來,信風的吹拂,一直帶領著遠方人們橫渡海洋,自遠方來到肯亞(Kenya)的拉穆群島(Lamu),這裡的每一道海浪,都塑造了拉穆群島的命運。

第一批抵達此處的水手是隨著季風而來,他們在十世紀時從阿拉伯出發,季風推送他們橫越了印度洋;十三世紀,拉穆已搖身一變,成為貿易幹道上重要的商業中心。拉穆鎮成為東非海岸重要聚落。廢奴後,拉穆的經濟全盛時代於焉告終,然而,拉穆群島的身分認同仍深受數百年前信風帶來的影響。斯瓦希里(Swahili,源於阿拉伯文的Sawahil,意指「海岸」)文化結合了非洲與阿拉伯,融合了黑魔法與伊斯蘭,成為拉穆獨有的特色。

拉穆群島的石屋(nyumbe)是依循阿拉伯建築原則建造,並加上了斯瓦希里的特色。獲邀登堂入室的人會發現,當地人的家裡往往有一方天井,他們習慣在這裡烹調及社交。天井後方是一連串挑高的房間,未婚女性住在離街上最遠的房間,可遠離街上的窺伺目光。在最華美的屋子裡,牆壁往往設有一些深凹的壁龕,以前是用來放香料與瓷器,如今往往用來放小收音機或以塑膠框框住的麥加相片。

在拉穆那些經過修復的石屋裡,有許多家具都是在阿里.阿卜杜拉.史岡達(Ali Abdalla Skanda)的巧手下煥然一新。史岡達是肯亞境內頗受敬重的木匠,他的工作坊坐落於拉穆鎮北端,面對著一片海洋。

身子虛弱的史岡達身穿灰白色的坎祖袍(編按:kanzu,非洲大湖地區男人所穿的白色或奶油色長袍),頭戴繡有花紋的無邊軟帽(kofia)。史岡達的兒子穆罕默德(Mohammed)跟一位美國顧客談成生意,正跟對方牢牢握著手。他微笑說:「就連遙遠的紐約和倫敦也跟我們下訂單,我的父親是天才。」穆罕默德翻譯著父親說的斯瓦希里語,向我詳加解釋:「父親嘗試混合印度風、印尼風、喀拉蚩風,現在是他的個人風格了。至於我,我的嗜好是仿製老家具,製作有暗格的床和椅子。」

拉穆的命運或許不再隨信風來去,但渡海而來的帆船文化卻可能影響拉穆的未來。拉穆每年舉辦兩次阿拉伯帆船賽,這場最重要的賽事成為「毛里地節」不可或缺的一環。前一天晚上,法拉.史瓦伯(Farah Swabir)還穿著T恤和牛仔褲,在屋頂上跳舞聊天,毫不拘束,但今天她卻安安靜靜的跟朋友一起坐在牆上,她們全都穿著黑色罩袍,從頭到腳包得嚴嚴密密。她笑說:「今天我是忍者,附近有好多男人。」每個人都在這裡,全是為了一睹拉穆毛里地節最奇特的節目—— 驢賽。

驢子跟主人一起報到,那些驢子一副緊張不安、容易受驚的樣子。群眾叫嚷著,蹄子落在路面上傳出尖銳短促的聲響,這就表示比賽開始了,驢子隨即沿著崖邊道路猛衝,驢背上背著的騎士最小甚至只有十二歲。驢子飛馳到觀眾群當中,把騎士給摔下來,不願移動一步。

史瓦伯看不下去,不一會兒就離開了,她去等阿拉伯帆船賽開始。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