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柳宗理台灣史上最大「柳」設計展,看懂ㄧ百八十多件大師作品

「很高興父親一百歲生日能在台灣度過!」六月二十九日,在台灣首次舉辦最大規模的「柳宗理回顧展」開幕記者會上,柳工業設計研究會理事長、同時也是柳宗理的長子柳新一開心的說。這天,正好是四年前因肺炎逝世的日本設計大師柳宗理一百歲的冥誕。

做為日本戰後工業設計第一人,這位設計巨匠游走東西方間,結合傳統工藝與現代設計是他最大的特色,作品小至餐具,大至地下鐵等公共建設。日本設計觀察家吳東龍說,「他在傳統和現代、理性和感性、東方和西方中找到很好的切入點。當我們看日本現代設計時,在他的作品能找到很貼切的答案。」

以柳宗理最出名的蝴蝶椅來說,截取日本鳥居印象,卻有著現代設計的優美線條,即使是將近六十年前的作品,現在看來依舊不落俗套。這隻蝴蝶帶著柳宗理飛到了國際舞台,在一九五七年拿下米蘭三年展的金獎,更被Moma、羅浮宮、大都會博物館等重量級美術館選為永久蒐藏。

這種獨特的東西交融手法,要從柳宗理的生長背景說起。柳宗理對美感的啟蒙很早,他的父親是日本「民藝之父」柳宗悅,主張真正的美就藏在長久被輕視的生活器皿中,甚至率先提出「民藝」這個詞。但柳宗理長大後卻一腳踏進父親最敵視的純藝術,到東京美術學校學西畫,柳宗理後來承認一部分是基於對父親的叛逆。一心想成為油畫家的他,卻在大三時聽了一場關於包浩斯理念的演講,大為衝擊,他真正理解到,藝術應該要為大眾服務,而非為自己創作,成為柳宗理日後轉向現代設計的關鍵。

後來柳宗理讀到現代主義大師柯比意的著作《光輝城市》,非常認同書裡寫的:「現代是科學的時代,今後的設計須對人的生活有用。」甚至二戰時他被徵召到菲律賓,還把書帶去前線,就算迷失在叢林裡也不離身,柳宗理心想:「既然要死,至少跟柯比意一起死!」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