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亨利醫生開骨董車入山救災 走出診間與世界連結

2022/08/01

LINE分享 FB分享

你願意賣掉兩台轎車,去換一台沒有冷氣的越野車嗎?

台灣有位車界傳奇,他就這麼瘋狂,只為了蒐藏荒原路華(Land Rover)全系列。不僅如此,當九二一大地震、納莉風災發生時,他還開著他的越野車進到第一現場,協助運送物資、帶領外媒深入現場,甚至協助挖屍塊。

他叫王恒偉,因為本業是名牙醫,車界都稱他「亨利醫生」,是台灣荒原路華車款蒐集最齊全的車主。從高齡七十四、一九四八年出廠第一款Series 1,到二○二○年最新款的Defender,合計十多台車。他甚至以兩千多萬購入一座逾兩百坪的車庫,蒐藏愛車們。

與他相識二十年的車友,外號「中雪」,台灣荒原俱樂部(tLRC)前會長范姜朝昌笑說:「他就是一個腦袋進水的人。」中雪說,一般車友頂多購買一到兩台,而亨利居然還買拖板車,只為了可以自己用新車把老車拖到車友會年會,供大家拍照。

alive團隊前進位於南投的「Garage 139 亨利車庫」,深入了解亨利的蒐藏。問他為何如此著迷Land Rover?他回答簡潔有力:「因為很想走進自然。」

亨利醫生開骨董車入山救災 走出診間與世界連結

Land Rover滿足了亨利與車友們跋山涉水、越野撩溪的嗜好。

原來,年少時的他,就讀台中一中,親友幾乎都是念醫學院或是師範大學,那時候就算非常喜歡森林、大自然,熱愛看《金牌特務》影集和《國家地理雜誌》,但也不敢在志願表上填森林系。他就是跟著社會氛圍,分數有多高就填什麼系,因此考上了牙醫系。

山區送貨、擔任救護員 賣掉兩台轎車,湊錢買越野車

醫學院的生活不僅有繁重的課業,又要面對大體解剖、生老病死等議題,讓他對於戶外生活更加渴望。他開始學習攝影,想透過攝影留住山林中的美景,甚至創辦中國醫藥大學攝影社,帶領更多同學透過興趣,抒發課業壓力。

然而,對一個大學生來說,攝影器材價格不菲,甚至兼了半年的家教,才買得起一顆鏡頭。但亨利沒有因此放棄。沒有錢?那就去賺錢!

家教賺不夠,他趕快考取駕照,鎖定時薪較高的工作,當送血清的快遞員、筆電送貨員,也擔任救護車隨車救護員。在幾乎少有休息時間的大學生活,他卻感到無比愉快,因為在送貨的過程不像工作,反而像是探險,可以進入到深山之中,找到過去不曾行經的路。而救護員,則讓他有機會可以救更多的人,不只是牙痛這樣的小毛病。

而因為有山區義診服務工作,他發現,開轎車並不是一件明智的選擇,不僅相當顛簸,回到市區,車身也經常灰頭土臉。他一直心心念念,曾經在《國家地理雜誌》上看過的Land Rover越野車。

皇室名流、龐德的配車Land Rover

Land Rover為英國越野車品牌,被稱為是越野界的勞力士,經常出現在電影007系列。著名藏家包括已故英國首相邱吉爾、英國皇室,菲利普親王也在生前指示,等他下葬時,不要依循古禮用馬車,「就把我放進Land Rover載去溫莎堡吧。」讓此品牌再次聲名大譟。


不過一九九○年代,台灣只有軍隊,或電信局的工程車會使用Land Rover。全台灣只有六台有牌照的Land Rover可以在路上跑。剛好當時有一款車要釋出,他想都不想,就將手上兩台轎車賣出,湊到新台幣九十萬元,買下心儀已久的越野車。

擁有越野車後,他加入海外的車友會學習修車,此後再也沒有開過轎車。而他最珍貴的Land Rover,則是一九四八年的第一款車Series 1。一位英國車主過世,他的妻子將車輛變賣。亨利才得以入手,甚至還買了另一台同款車,像醫生動手術般移植其零件,換給狀態較好的車。

九二一地震,南投路斷橋塌 開越野車深入災區搶救、送物資

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發生在南投集集。熱愛遊山玩水的他,幾乎把中部都跑遍了,看著新聞,心裡很忐忑,「我對南投是有感情的,以前常常去奧萬大、望鄉、草嶺等拍照、爬山,發生這麼大規模的事,很想知道,那裡到底變得怎麼樣了?」

當時,剛好有一群外媒抵達台灣,在GPS不發達、路斷橋塌的困境下,亨利的越野車就是最好前進災區的武器。他二話不說,立刻駕車載著一群媒體深入山區。

才一抵達新社,就聞到很濃厚的屍味。過去這裡有道路路徑與民房,他卻發現熟悉的一切都消失,全部走山,只剩下塵土,完全辨認不出來。

即使在醫學院歷練多年,眼前景象面目全非,讓他心生恐懼和感慨,在心裡想著:「人呢?人去哪裡了呢?什麼都不見了。」

他不僅協助送達物資,更在第一現場協助搬運屍身。問他為什麼捨得將上百萬的豪華越野車開進深山裡送物資、救災、挖屍體?他曾對老友說:「畢竟人生走一回,就是多點回憶,不要浪費時間。」與其將車子買來,擱置在一旁,終究會壞掉,還不如物盡其用,讓它發揮最大的價值。

「車子是沒有生命的,但是車子可以建立跟人的關係,這才是真正有心跳的,」亨利堅信,車子要像人一樣能跑動,汽油要像血液一樣流動起來,才有存在的意義。

開著老車瀟灑上路 走出診間與世界連結

亨利說,牙科手術跟汽車維修是異曲同工,只是規模大小的差別,但是都在解決問題,解決之後,就能瀟灑上路。

對他而言,每天看診,其實並不輕鬆,有時候要工作到晚間十點。他也坦言,甚至很多同學才三十歲就開始職業倦怠,而且牙醫因為每天都要彎腰,很容易有脊椎側彎的問題。

亨利醫生開骨董車入山救災 走出診間與世界連結

因為得長途跋涉,亨利以2016年款的Defender加上拖板車帶著Series 1前往車友聚會。

亨利醫生開骨董車入山救災 走出診間與世界連結

Series 1的儀錶板機械感十足,別有一番風味。

亨利醫生開骨董車入山救災 走出診間與世界連結

Series 1原先須由人在車外手搖發動引擎,不過後來改良成內部按鍵式操控。

慶幸的是,他因為有愛車帶路,不僅假日可以滿足自己走出診間的欲望,前往那些別人無法輕易抵達的地方,結交很多國外的朋友,甚至還有中東區域的傭兵。

或許,在世人眼中,Land Rover是奢華與帥氣的表徵,但對亨利來說,老車更大的價值,是帶他與世界連結,也是能救人於危急時刻的忠心戰駒。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