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婚紗大亨「識畫如識妻」 腦袋宛如藝術品資料庫

2022/07/26

LINE分享 FB分享

「在罕見的嫩黃底色上,細緻褐色從中央緩緩浮現,宛如冥思冉冉升起的瞬間,定格置於畫布之上,遠看有如飄忽夢境,無法細說。」站在趙無極的抽象畫前,道出精闢見解之人,不是藝術家也不是畫廊老闆,而是「婚紗大亨」比俊公司董事長許宗煒。

縱橫台灣外銷禮服設計、製造的他,在企業家的外衣下,骨子裡是為藝術練功超過三十年的資深藏家,藏品橫跨水墨、油畫,在兩岸蒐藏圈中頗具盛名。

來到許宗煒的自宅,宛如踏入一間現代藝廊。一進門,張大千雄勁渾厚的「天璽堂」三字匾額,向來者展示堂號。餐廳旁,趙無極、朱德群的抽象畫相互輝映;起居室裡,堪稱「牛魔王」等級的李可染《松蔭放牧圖》靈活展現,走廊、臥房甚至廁所裡,不時都能與頂尖作品相遇,整間屋子就是他的藝術王國。

婚紗大亨「識畫如識妻」 腦袋宛如藝術品資料庫

許宗煒將自家堂號命為「天璽堂」,張大千的墨寶匾額,就掛在進門玄關之處。

從教訓中成長 躋身李可染第一藏家

許宗煒從求學時代就對文學、美術特別感興趣,做生意後,常去歐美出差,空閒時勤走美術館與博物館。一九八九年開始入手畫作,只為妝點家裡空間,卻漫無目的,亂槍打鳥,家裡變成倉庫,猛然回頭,竟是垃圾一堆;更因不熟悉畫作,付出慘痛學費。

頭三年,他在中國花了五百多萬人民幣外匯券(約合新台幣二千四百萬元)購入書畫,後來發現,竟只有兩件真品,「經過這些歷程,我只買到一張真畫,名為『教訓』!」

香港知名瓷器藏家徐展堂,買到兩張假畫,就發誓不再碰畫。許宗煒卻越挫越勇,「凡事如果無所用心,是不會有成果的!」他開始有計畫的鎖定近現代(一八四○至一九四○年)中國水墨十大頂尖畫家,讓藏品「成局」。

一九九三年,他初訪畫廊翰墨軒,一見李可染的《峽谷放筏圖》,立刻傾心不已,只見壯闊峽谷中,八位撐篙船民節奏分明,奔騰激流的出水口,更似聽見滔滔水聲。

這幅畫放了八個月,藏友嫌貴沒人入手,最終他以港幣八十五萬元(約合新台幣二百九十萬元)買下,成為人生第一件指標蒐藏。此後更一頭鑽進李可染的水墨世界,最多時擁有三十四件大師作品,被譽為「李可染第一藏家」,凡事要問李可染,都得先來向許宗煒請益。

人生要找到真愛不容易,蒐藏也是。購入《峽谷放筏圖》一個多月後,原來的賣家反悔,想以李可染另一幅作品《萬山紅遍》把畫換回,以硃砂畫成的《萬山紅遍》,尺幅更大,顏色更稀缺,但許宗煒仍然鍾愛靈動精彩的《峽谷放筏圖》,最終還是婉拒。

沒想到《萬山紅遍》幾經轉手,在二○一二年,竟以天價人民幣近三億元(約合新台幣十四億元)拍出。許宗煒擦身而過,但仍不後悔,現在《峽谷放筏圖》就掛在主臥房正對床的牆上,每天一睜眼就能看見。

婚紗大亨「識畫如識妻」 腦袋宛如藝術品資料庫

許宗煒認為,一個屋子如果不陳列藝術品,就只是建築而已。

婚紗大亨「識畫如識妻」 腦袋宛如藝術品資料庫

在他家中隨處都能看見藏品,最愛的李可染《峽谷放筏圖》,更掛在主臥牆上,每日都沉浸在藝術世界裡。

蒐藏要有個性 講求風格、質量和流通性

浸淫藝術蒐藏逾三十年,許宗煒早已練就「千年淡定,死活不給」的功夫。什麼叫藏家?有人說牆壁掛滿畫,倉庫還有一堆畫,就是藏家;但許宗煒認為,手上有很多畫,人家求之不得,即使給你好幾十倍的利潤還不賣,「這就是你對它有真愛,這才叫藏家。」

雖然許宗煒鎖定頂尖大家,「但,蒐藏要有『個性』。」他指的「個性蒐藏」,是相較於「任性蒐藏」,蒐藏固然源於喜愛,但卻不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而是講求風格、質量和流通性。

就像許宗煒喜歡金石味重的畫家,筆觸樸拙、雄強、蒼勁,特愛張大千、李可染、黃賓虹、傅抱石與齊白石等人,但不夠精的,就轉手賣出。從以前千件藏品,至今濃縮只剩三、四百件,畫廊協會資深顧問陸潔民就說,許宗煒的蒐藏自成哲學體系,座標清楚,「手上全是精品,張張精彩。」

想要就伸頭讓它宰 寧可心痛,也不願懊悔

許宗煒有一套「心痛蒐藏學」──要買到心痛,心不痛,不算蒐藏。「頂尖的東西,價錢不會讓你舒服,你想要,就伸頭讓它宰。」他有魄力入手,因為比起心痛,他更怕懊悔,「心痛最多三個月,但懊悔卻三十年。」

黃賓虹的《湖山爽氣圖》,就讓他懊悔至今。二十五年前,他在香港畫廊看到這幅長達三百公分的長卷,「一見就像被卡車撞到,太震撼了!」畫中山川墨色用筆靈動,乾如爽裂秋風,濕如滑潤春雨,氣勢磅礡,是許宗煒所見黃賓虹最頂尖之作。

當時黃賓虹一幅畫的行情價約在新台幣二、三十萬元,但畫廊開價一百五十萬港幣(約合新台幣五百五十五萬元),許宗煒殺價未果,還是沒有入手,但回家三、四天就後悔,聯繫畫廊,卻已被人買走。直到現在,他對錯過這幅畫,仍耿耿於懷。

此後他寧可心痛,也不願懊悔。二○一○年,他花費逾四千萬人民幣(約合新台幣一億九千萬元),買八大山人《个山雜畫冊》,就算對財務造成重傷,依然入手。

為了修煉心痛蒐藏學,許宗煒下極大功夫。他熟讀畫冊、畫家生平、交友情況、畫風轉折、市場評價,家裡光是八大山人的書,疊起來就有一公尺高。他勤奮用功,親手寫下厚厚筆記,更整理逾三十年蒐藏心法,出版《我的收藏藝術》一書,帶給新手藏家不少指引 。

婚紗大亨「識畫如識妻」 腦袋宛如藝術品資料庫

許宗煒認真用功,細究畫家與作品,親手寫下厚厚筆記。

他勤逛展覽,感受印刷品與真跡的差異,背下畫中所有細節,在腦中形成框架,練就「識畫如識妻」的功力。就像熟悉老婆聲音,即使感冒,聲音沙啞,但一聽聲音就知道是她。

他信手拈來八大山人每個時期風格轉變,包括書體與落款差異,腦袋宛如一個藝術資料庫,只要說出畫家名字,立刻就能叫出檔案。

一分鐘做出判斷 拍賣趙無極畫作創億萬天價

因為相信自己的判斷,許宗煒還曾在拍賣史上創下天價交易紀錄。二○○三年,他以新台幣一千一百萬元買入趙無極的抽象油畫《17.4.64》,四年後,他委託香港拍賣行拍出,表定八百五十萬港幣(約合新台幣三千五百八十萬元),但現場喊到九百萬港幣(約合新台幣三千七百八十萬元)就止步。

他認為畫價遠被低估,趕在落槌前,當機立斷出價九百五十萬港幣(約合新台幣四千萬元),請友人幫忙把畫拍回,這一來一回還多付了新台幣六百萬元佣金。做出判斷當下,只有一分鐘時間不到。

但兩年後,這幅畫在羅芙奧秋拍以新台幣一億四千萬元的天價成交,創下台灣當時拍賣史上第一高價的繪畫作品紀錄。陸潔民觀察:「他的魄力不容易,思考精細縝密,對自己的眼力、判斷力,具有無比自信。」因為眼光精準,許宗煒的藏品,有三成在購入後,創造出一、二十倍的驚人利潤。

走過三十年,他和畫作競相成長,藝術讓他習得知識,磨練鑑賞之眼,更擴大到世間萬物各種美感覺察。從書畫開始,把玩雕塑、石供、家具、盆景;更安排怡情之事,寫字、品茶、聞香、飲酒,「生活不缺美感,只缺發現。」

清初散文家張岱曾說,「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許宗煒找到一生癖好,遁入其中,透過蒐藏,修煉內外兼具的人生之境。

小檔案_許宗煒

出生:1949年
現職:比俊公司董事長
經歷:1984年創業,1991年於美國自創品牌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