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半導體之父的四大名繡 數十億價值讓林百里都羨慕

邱再興,人稱半導體之父,宏碁施振榮與光寶宋恭源都曾效命於他,他卻在九○年初結束事業版圖,投身藝文,成立鳳甲美術館;邀請施、宋共同贊助科技藝術,比政府走得還前面。站在時代尖端的科技人,過去近三十年,卻著迷於一項充滿「手工感」的嗜好——中國繡畫蒐藏,五百餘幅,價值數十億元的湘、蘇、粵、蜀四大名繡,質量皆居亞洲藏家之冠,更令同樣精於蒐藏的林百里,欣羨不已。《alive》帶你走進邱再興的繡畫寶庫,聽他細數一針一線交織下的毫釐之美。

小檔案_邱再興

學歷:台灣大學電機工程學系學士、交通大學電子研究所碩士、交通大學與台南藝術大學名譽博士
經歷:1969年創立環宇電子、1990年成立「財團法人邱再興文教基金會」、第18屆台北文化獎得主
現職:邱再興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看不到,卻能隱約感受到清晨的水氣,這種藝術表現手法非常高超。」七十七歲的邱再興,半瞇著眼,一臉陶醉的望著美術館的鎮館之寶——湖南湘繡的雙面繡立體屏風《荷》,邊指點我們欣賞其中的奧妙。坦白說,遠看下我還誤以為是幅運筆靈動的水墨景致,待湊近細看,才驚覺耗費數萬針刺繡層疊出的雙面繡,竟讓畫面整個立體起來,荷葉款擺彷彿觸手可及。

工藝智慧的集體展現

邱再興笑說,原本他對刺繡的認知僅止於工藝品,直到一九八九年,一位代理中國四大名繡朋友邀他看繡畫,才發覺好的繡畫竟能表現出平面畫作無法傳遞的美,從用色、立體感,以及絲線特有的透視與折射光等,自此開啟繡畫的蒐藏。隔年,他實地走訪蘇州刺繡博物館與刺繡研究所,深入了解刺繡的製作過程,「刺繡屬於集體創作,畫師先打底稿,再由染色師針對畫作顏色將繡線染色、配色,分線師分線,最後再交給繡師,費工耗時,往往得花上一至五年才能完成一幅作品。」因此,多數刺繡作品雖少了創作者的落款,卻是一個世代工藝智慧的集體展現。

屬國家級的蘇州刺繡博物館匯聚中國最優秀的作品,最頂尖的工藝師,創作經常做為國家致贈外賓的禮物,是研究蘇繡的重要根據地。所以當館長透露,由於政策變革,館方須自籌財源而被迫出售展品甚至大量資遣繡師的訊息時,邱再興一夜輾轉難眠,「這些都是一個時代的工藝精華,應該保存下來供後人研究之用。」隔日,他先買下其中數十幅,隨後又奔赴面臨同樣問題的湖南湘繡博物館,兩地共收了八十餘幅繡畫。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