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裕仁訪台寫真」 民間私藏首曝光獵書人痴狂的淘書旅程

買書、藏書若只是為了自己的喜好,那麼獵書是否能更肆無忌憚、更理直氣壯?

兩位中生代的藏書人和我們談到獵書的樂趣,恐怕只能用「痴狂」來形容他們對追尋書的迷戀。有人執迷於版本、有人專注於研究主題,也有人只在意珍本的追求。

西川滿、台灣文史狂熱鐵粉

三十九歲的黃震南,自幼就在舊書堆中打滾,追隨父親逛舊書店、研究台灣史,投身台文研究,並在網路經營「活水來冊房」分享藏書經歷、研究心得。目前藏書達兩、三萬冊。

小檔案_黃震南

收藏資歷:14年
現職:買書、藏書、讀書、說書之人

父親是黃震南藏書的啟蒙,也是夥伴。台灣學、文獻史料、文學詩、武俠小說、漫畫、傳統詩都是收藏範圍。藏書界只要提到台灣文學、西川滿的限定版裝幀書就會想到黃震南。

藏書量不是拿來說嘴的,質才是重點,「我書架上已有幾本自己想起來都會嚇一跳的老文獻,」日治時期台灣社會運動家《蔡培火全集》是他近十年來「曾經」著名的收藏之一。

之所以說曾經,是因為這套書包含整批日記和相關書信公文,黃震南已全賣給台灣文學館。

他認為,藏書要根基於「有用」的基礎,如果心中里程碑已經到達,或是想轉換收藏主題,「讓書流通,給更多人使用,也很重要。」

誠如他的粉絲團「活水來冊房」取名源自朱熹的詩: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持續讀書、吸取新知,是活水,還有收藏也需要活水。」黃震南將不再需要的書釋出,「對我來說這是活水,對下一位書主或研究者而言,也是活水。」

此外,黃震南另一個收藏重點是西川滿的作品,是個不折不扣的滿迷。他收藏了幾部限定本,如《梨花夫人》、《嘉定屠城紀略》、《傘仙人》、《亞片》等,而所謂「限定」,當時發行量都是百本以內。

曾經,書友在臉書上玩輪流貼出最喜歡的書封遊戲,但只要黃震南一出手,話題就戛然而止,再也沒人分享,因為他的收藏無人能敵,特別是他口中「滿爺」的書封。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