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展覽以當代寫實為主,不故弄玄虛,有助緩解多數人看不懂當代藝術的焦慮,以一樓目前典藏展為例,可從中理解藝術家如何透過不同媒材展現人的各種姿態。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大自然包圍的美學教育基地鞋業老闆揪老農、小孩玩展覽

「毓繡是兩個傻瓜開的美術館」,訪談才五分鐘,館長李足新忍不住爆雷,他說的傻瓜,一個是他本人,另一個是基金會董事長葉毓繡(本土企業家侯英蓂之妻,本業為經營鞋類產銷及電子相關),他們相識於十八年前,李足新是葉毓繡的繪畫老師,葉女士習畫後開始關注台灣的藝術教育,先是與台中市文化局合作,贊助青年藝術家遊學計畫,接著又在李足新任教的新竹教育大學設立藝術空間。某天,葉毓繡問李足新,「怎樣可以做得更好?」李足新想了想,口氣很大的回她,「那就蓋美術館吧」,結果葉毓繡更乾脆,直接說「好!但你不准跑掉。」

「毓繡是兩個傻瓜開的美術館」,訪談才五分鐘,館長李足新忍不住爆雷,他說的傻瓜,一個是他本人,另一個是基金會董事長葉毓繡(本土企業家侯英蓂之妻,本業為經營鞋類產銷及電子相關),他們相識於十八年前,李足新是葉毓繡的繪畫老師,葉女士習畫後開始關注台灣的藝術教育,先是與台中市文化局合作,贊助青年藝術家遊學計畫,接著又在李足新任教的新竹教育大學設立藝術空間。某天,葉毓繡問李足新,「怎樣可以做得更好?」李足新想了想,口氣很大的回她,「那就蓋美術館吧」,結果葉毓繡更乾脆,直接說「好!但你不准跑掉。」

訪談這天,館內正在「慶功」,今年一月開幕的毓繡,十一月初獲得台灣建築獎首獎。我轉述李足新說的傻瓜論,問葉毓繡怎麼想?她笑答,「我常想,企業家賺錢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我認為要回饋社會,做有意義的事。」

李足新直言台灣缺乏美術教育,小學生沒有美術專任老師,國高中生忙升學,長大怎麼可能對藝術產生共鳴?「歐洲人眼睛一睜開就有古蹟,台灣人每天看的是便利商店,何來美感?」葉毓繡從小學跳舞、鋼琴,中年學畫,「美」是她長久以來的生活方式,因此兩人決定「教育」是毓繡的核心理念,尤其對小朋友。美術館開放民眾小額捐贈,每滿二萬元,館方即會資助一間偏鄉小學的學生,到毓繡進行校外教學,截至目前為止,已與十所學校進行交流。

在毓繡,「教育」不是死板板的上課,而是以輕鬆、遊戲的方式引導孩子親近藝術。比方目前正在舉辦的連建興個展,因應藝術家的魔幻畫風與動物主題,館方設計了探險包,讓小朋友玩展覽。而對大人來說,到毓繡參觀,有助緩解看不懂當代藝術的焦慮,連七十幾歲的老農鄰居們,都會戴著斗笠、踩拖鞋進來,你一言我一語,討論這張是在畫什麼?


我好奇為何毓繡會落在偏僻的南投草屯平林里?畢竟李、葉兩人都住台中,無地緣關係,何況館長還在新竹教書,「本來想設在台中,但那裡不缺美術館,要做教育就該去資源匱乏的地方」,李足新自嘲,籌備初期人人看衰的程度只有「澆冰水」可以形容;他接著說,「反正沒有要賺錢,蓋在哪裡無所謂」,對此說法,我只能認同一半,毓繡後有九九峰層疊,前有葡萄藤,美術館園裡栽著老欉梅樹,四周無死角的視野,若交給建商,非在廣告裡大肆吹捧一番不可。不誇張,我一走進毓繡,立刻感覺身上電磁波先被過濾,再過一陣子,腦波也調到最安靜的頻率,這般結合自然與藝術的清淨之旅,來毓繡才有。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