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我是,時光修復師 蔡舜任走一趟頂尖藝術的奇幻旅程

「修復繪畫是這世界上唯一能夠尋回失落時間的職業。」 日本作家?仁成在《冷靜與熱情之間》如此描述油畫修復師。 對蔡舜任來說,不僅要撫平藝術品的時間傷痕,更要賦予重生機會。 從西方油畫到東方民俗,從烏菲茲美術館到台灣廟宇, 撥開層層髒污與遺忘,隱藏的大師真跡逐漸展露, 人們這才發現,這些隨處可見的台灣民俗藝術,原來這麼美!

二○一四年春,來自世界各地的建築師、彩繪師和保存人員紛紛趕赴瑞典,他們全都為了全球修復盛會「國際建築彩繪裝飾藝術研討會」(APR)而來。會場上,來自台灣的四扇門神驚豔全場,栩栩如生的文官武將,搭配鮮豔色彩,強烈的藝術風格在場人士見所未見,紛紛探詢這是來自哪裡的作品?帶著門神到APR,成為席間唯一華人發表團隊的功臣,就是修復師蔡舜任。這是他花了三年時間,清除門神表面陳年污垢,才將一片片漆黑門板,恢復成六十多年前彩繪大師潘麗水繪製的亮麗風貌。

六十七年次的蔡舜任,是歐洲修復大師Stefano Scarpelli門下的第一位台灣弟子。畢業於東海大學美術系的他,某天發現自己以前的畫作全都發霉、脫色了,這才驚覺原來油畫也會「生病」。這是第一次,「修復師」這個字眼進入他的職業選項中。於是,他決定遠赴義大利學習畫作修復,即使當時他連一句義大利文也不會說。

在翡冷翠修復工坊度過艱辛的學徒時期,蔡舜任的修復技巧漸漸純熟,足跡開始踏遍各國。他曾受邀至紐奧良的修復工坊,修復五十張因卡崔娜颶風而損壞的油畫;也隨著師父Stefano進入重量級藏館—烏菲茲美術館,成為台灣第一位修復「西洋繪畫之父」喬托畫作的修復師;還被荷蘭指派到上海世博,成為外國館中唯一的華人修復師。看遍全球國寶級藏品後,二○一一年,蔡舜任決定把修復專業帶回台灣,還在因緣際會下,開始接手廟宇彩繪修復。

只是蔡舜任沒想到,回家鄉的第一個關卡,便是面對台灣對修復觀念的落差。剛回來時,他在台灣藝術大學古蹟藝術修護系擔任老師,跟學生談論起修復概念,「十八歲,『修復』這個字眼才第一次印到他們腦中,但在義大利,這是小學生就認識的觀念。」老師帶學生去博物館時,會以淺顯易懂的方式解說:「藝術品跟人一樣也會生病,這些叔叔、阿姨們就正在幫畫作醫病。」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