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時尚攝影師的極地長征

2015/04/23

LINE分享 FB分享

對五十一歲的極地攝影師沙巴斯坦‧科本蘭(Sebastian Copeland)來說,零下五十度的極地,只是在工作中尋常的一天。過去十年來,他每年前進北極、南極或格陵蘭,十二次的長征,用鏡頭捕捉極地之美,並完成許多冒險創舉:他曾在格陵蘭寫下二十四小時風箏滑雪(結合單板滑雪和風箏衝浪,以放飛風箏產生的動力帶動滑行)五百九十五公里的世界紀錄,更是史上第一位從東到西成功穿越四千一百公里南極冰冠的探險家。

在他的攝影集中,他拍的是北極熊、南極企鵝,還有一連串如《冰雪奇緣》現實版的驚人自然美景;但十餘年前,他的鏡頭主角其實是珊卓•布拉克、伊利亞•伍德,還有他的表弟奧蘭多•布魯等好萊塢巨星。擔任時尚攝影師十七年,從國際知名雜誌、廣告到好萊塢電影海報,經常出現他的攝影作品。

當初是什麼風把科本蘭吹向極地?三十五歲那年,已是資深時尚攝影師的他恍然醒悟:自己該前進了!「我想要創造永恆意象,而非僅存留一季即過時的時尚影像,」應義大利品牌Napapijri邀請來台,科本蘭接受alive專訪時表示。他發現,自己賴以為生的工作,其實消耗許多資源,更有感於人類對於自然環境的破壞。而攝影,可以做為提倡環保的催化劑。科本蘭說:「當我們討論氣候變遷時,需要科學家用數據說服你的理智,也需要藝術家用影像,感動你的心。」他決定,結合自己喜愛的極限運動與攝影,要做就做得徹底—前往極地。

儘管已是身經百戰的攝影經驗,當科本蘭每回來到長征起點,被直升機丟下,面對一片冰凍的寧靜,此刻立即歸零。「照相本來是簡單的事情,但在極地,環境讓一切變得很複雜,有幾千萬張照片我無法拍下。」他說。要找到攝影的目標是一大挑戰,在極地,視線所及一片虛空,耳裡只傳來風與冰移動的聲音。科本蘭不斷尋找,仔細觀察冰的光影、形狀產生的細微變化,他曾站在可能碎裂的海冰之上,拍下像鏡子般反射的景象。

{DS}

「我必須創造許多運氣,找到拍出好照片的位置。」科本蘭最喜歡的攝影作品,就是一張南極出現「SOS」字樣的照片(左上圖)。「SOS」其實是二十餘位同行研究員躺在冰山上排出的字樣,發出全球暖化的警訊。這張照片的完成十分高難度,必須找到高度不高、具有些微斜度的冰原當地景,並用釘子將研究員身體固定,結果因缺乏足夠釘子,其中兩位研究員還得手拉著手避免滑入海面。最後,科本蘭才乘坐小船到適合的視角位置,按下快門。

動人的影像背後,其實數度出現生死交關。二○○九年,他遠征北極七百公里,向探險家羅伯特‧皮里(Admiral Robert Peary)極地冒險百週年致敬。行走途中冰面突然碎裂,他跌進溫度負二度的海裡,掙扎數十秒後脫離。「當時外頭溫度負三十五度,海裡其實比較溫暖呢!」講起這些冒險經歷,科本蘭卻顯得相當淡定。二○一二年,他在南極風箏滑雪摔斷兩根肋骨,全靠意志力和消炎止痛藥支撐。因為在極地,無法舉手喊暫停,唯一的選項,就是繼續前進。

「我是一個強壯的男子,每次出發前總是信心滿滿,但只要在極地待一個小時,我就會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是,只能想著如何在極地存活、完成任務,」科本蘭說。今年,他將重返北極進行更艱鉅挑戰,預計長征一千公里,這回,更要切斷外界補給。或許,一次次踏進地表最遙遠的邊疆,是科本蘭選擇與自己、自然和大眾對話的方式,因為置於絕境的美,更加動人。

小檔案_沙巴斯坦‧科本蘭

51歲,極地冒險家、攝影師與生態保護行動者。

2007年以攝影集《Antarctica:The Global Warning》贏得國際攝影獎Prestigious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Awards年度攝影師大獎;2009年遠征北極拍攝紀錄片《Into the Cold:A Journey of the Soul》;史上第一位成功穿越4,100公里南極冰冠的探險家。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