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愛電玩也能做生意 威士忌南霸天如何任性? 《仙劍》、《三國群英》系列掛上瓶身

推開醉俠威士忌酒館的大門,未見酒櫃,先被吧台上一座巨型電玩公仔震懾住。遊戲與威士忌,分別意味著青春熱血與成熟內斂的性格對比,卻巧妙融合於老闆力群峰身上。

「會覺得很中二嗎?」他笑說,有些人認為電玩與烈酒是兩個反差,但對他來說,這兩者是他認為最有樂趣的事物。

三十五歲的他,住家書房中,除了書之外,就是數不清的電玩及威士忌。「這兩件事都令我沈浸,」從破關的刺激感,到唇舌間的風味變化⋯⋯他就愛窩在一個角落,獨自喝酒、一個人打電動,享受無人打擾的安靜時光。

醉俠是國內少見複合式經營的酒館,集威士忌進口商、專賣店與酒吧於一身,至今發行逾二百款單桶威士忌,店內藏酒上千瓶,不少為國內稀有逸品;加上酒吧部門提供單杯品飲,成為南台灣酒徒朝聖必訪之地。

每位威士忌玩家,都有啟蒙他的一支酒。力群峰說,年輕時曾喝不懂威士忌,「酒來了就加水、加大冰,」當作應酬買醉之用。直到某次嚐到蘇格蘭東高地區格蘭多納蒸餾廠(GlenDronach)威士忌,「對它念念不忘。」從此踏上藏酒之路。

多年前,他與南台灣威士忌愛好者組成「福爾摩沙威士忌會社」,但卻發現,高雄幾乎找不到聚會場所。上酒吧,但調酒師多非專攻威士忌,相較之下,日本全國有二成酒吧為威士忌酒吧(malt bar),也是酒饕們交流烈酒知識的社交空間。

五年前,他成立醉俠威士忌酒館,目標即是提供南部威士忌愛好者,一個能喝酒、買酒,也能聊酒的居所。

醉俠酒館內,供應單杯的酒款就超過千款,一杯單價從一百五十元至一杯八千元不等,比起一次購入一瓶,反而給入門者嘗鮮、進階者拓展味蕾視野的機會。酒客年齡層從三十五至五十歲,不少初探威士忌者,選擇此地當作入門的起點。

由於藏酒豐富,這裡除了蘇格蘭、英美、日本等威士忌大國的酒款,也能喝到其他地區的威士忌,如印度、芬蘭、冰島、巴西等國,品嘗到不同風土的熟陳風味。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