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歷史撞現代,翻身潮設計 我們的理想書房 商周書房 Part 1

每個人心中,擁有一間理想的書房。作家維吉尼亞.吳爾芙(Virginia Woolf)說,「女性若是想要寫作,一定要有錢和自己的房間」;日本生活美學大師、作家松浦彌太郎從街邊書攤、移動書車到開設乳牛書店(Cow Books),按照他的說法是「最糟也最棒的書店」;作家村上春樹的書房,擁有長兩公尺半的櫻桃木書桌、瑞士國旗咖啡杯、嚕嚕米滑鼠墊與常用來睡午覺的沙發,書房蒐藏的唱片,幾乎可以開一間唱片行。

八月初,一九八七商周書房正式落成。一九八七年在台北永康街車庫創立的華人世界第一本財經周刊,在三十一年後,打造一家理想的書房。這兒將成為乘載知識與生活美學的空間,舉辦講座、學堂或高峰論壇等各式活動。活動空檔間,可在休息區喝杯咖啡,窩在沙發裡翻開一本好書。

歷史撞現代,翻身潮設計  我們的理想書房

廚具吧台搭配紅磚牆與大面鏡子,產生視覺延伸感。


那是蓬勃開放的年代

黑色復古窗花,透著壓花毛玻璃,推開深咖啡色的非洲柚木木門,像穿過時光隧道。「歲月是這樣發生的,」商周集團執行長王文靜指著木門的深淺紋路說,「一九八七年是台灣繁華的開始。」這一年,台灣宣布解嚴、開放黨禁與報禁,放寬外匯管制,社會風起雲湧。「過去規則很清楚,一九八七年後突然鬆綁,」當年於媒體任職、現從事歷史書寫的作家陳柔縉對我說,「當時冒出許多媒體,可以揭發好多事情。社會充滿各種可能性,許多人都想試試身手。」她翻出一九八七年朋友寄來的親筆信,寫道:「這是個令人奮起的年代。」

「我們希望呈現最棒的空間,從歷史出發走到未來,從台灣出發走向世界。」王文靜說。走進一九八七商周書房,最先看到一張台灣櫸木桌上,充滿層次新綠的花藝,包括旅人蕉葉、香蕉花、棕竹、山蘋果、電信蘭葉與椰葉,用上的全是台灣在地材料,依季節些微調整。「蓬勃植物,呼應開放年代。」王文靜說。

我在書房走動,發現各種綠意。挑高書區的綠珊瑚,綠葉往上生長,超過一人身高。吧台上的蔓綠絨,葉面修長有型。這些花藝,出於CN Flower總監凌宗湧之手。「各式種類、茂盛的亞熱帶植物圍繞,是我心中的台灣,」凌宗湧解釋,「這也是二○一八年的世界美學,不再提外來性,當地性成為全球共同標誌,美學進階到肯定自我。」於是在這兒,找不到太多奇花異草,而運用適合生長於台灣的花材,將書房空間與日常生活完全聯結,傳遞這片土地的自然訊息。

歷史撞現代,翻身潮設計  我們的理想書房

陽光穿透挑高書架,入口櫸木桌上,花材生機盎然。


無論在主舞台、書房休息區或是挑高區書架,你都可以找到八○年代的線索。「我們用當代設計手法勾勒台灣傳統文化之美,挑戰不同的可能性。」操刀設計的竹工凡木設計研究室主持人邵唯晏說。

八○年代台灣經濟起飛,生活無虞,人們開始重視美學,例如製作鐵窗花,不僅防盜,更展現匠師與屋主的藝術眼光與生活經驗。竹工凡木設計研究室用上大量當年常見的建築空間元素:鐵花窗、紅磚牆、壓花玻璃、磨石子地板等。邵唯晏說:「利用老物新生重新演繹傳統工匠精神,帶有新舊傳承的味道。」

歷史撞現代,翻身潮設計  我們的理想書房

透過中間折門開合,一個書房,具有多元的使用彈性。將桌椅做不同排列,可變換分組型、座椅型、上課型、大地遊戲型、演講座椅型與論壇型等6種組合。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