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Perspectiv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美食作家洪愛珠:綠竹涼筍蘸美乃滋是犯罪行為

二○二二年這一年,從春雨到入梅,降雨很頻。連數日大雨,人們連語氣都生霉。我倒不煩,因為心底有個盼頭。知道雨過之後,綠竹筍就要大出了。

一律是清晨,六點多七點前,筍農陳媽媽來電:「愛珠小姐,今天的筍很漂亮,要替妳留幾斤?」窗簾闔上的臥室還暗著,話筒彼端已陽光普照。陳媽媽是鄰居陳先生的母親。幾年前在社區通訊群組中,陳先生代媽媽賣筍,因此結識,年年在盛夏密集聯繫,直購鮮筍。

陳媽媽的竹林,在山間一片背風向陽的土地。五股筍之所以是精品,因處於觀音山背風面,充分吸收火山土質營養,然而不被淡水河出海口的鹽分影響。向陽竹林,則確保充足日照,優良排水。陳媽媽的筍不用藥,不施化肥,以山泉灌溉。我本是觀音山邊成長的五股人,自小享受不少家鄉品質傲人的綠竹筍,一試即知,此筍是其中拔尖的美味。

八點左右筍已送達。綠竹筍不等人,分分鐘老去。因此筍農勤勞,吃客也須努力。

陳媽媽教我不用水煮,而是冷水起蒸,四十分鐘後,連鍋置涼,將筍存放冰箱待用,吃之前才去殼切件。本地好筍連筍尖都不苦,便也省去水裡還得下把米的坊間常例,也絲毫不浪費筍的甜分。

我用繼承自媽媽的不銹鋼大蒸鍋來蒸。鍋蓋上印紅色標楷體「慶祝八十六年度農民節、五股鄉農會敬贈」字樣,幼時覺得老土之極,今從中年婦女角度來看,此鍋闊身,能大量蒸筍,才是扎實的廚房良友。

說句嚴重的,在我家裡,綠竹涼筍蘸美乃滋幾乎是犯罪行為。清口吃即很好,至多薄蘸蒜片醬油提味。

除了常見的涼筍,我有時也會烤竹筍。一回筍買得太多,動用所有鍋具都容不下,腦筋動到烤箱上,結果則很好,寫在這兒。

冷筍入冷爐,攝氏一百八十度烤三十分鐘,連爐冷卻,才入庫冰涼。烤過的筍,較清蒸版本尺寸略小,甜味濃縮外,兼有隱約焦糖香氣,此法且無損綠竹筍原來細緻纖維。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