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我與國寶有約》從Gucci牆到調酒吧,手繪大師的跨世代傳承現場

黃奕翔說,任何形式的創作,少不了長時間的磨練及犧牲,「我沒聽過一個真正的技術,幾小時、幾天就能學會。」他也曾搖雪克杯到手腕抽筋、手掌凍傷、一晚鑿一百顆冰球,皮膚被冰屑刻出彈孔般的痕跡。

苦練、堅忍、追尋完美⋯⋯跨越世代、不同領域的青銀匠師們,共通點細數不完。

顏振發在漆黑版畫,以白色線條畫出TCRC招牌的標誌馬丁尼,由黃奕翔與許建晟為櫻桃點上紅暈。這幅畫現已擺在TCRC酒吧牆面,客人一進店門,抬頭即可看見。

顏振發曾說,「要畫到青瞑(台語:瞎眼)為止。」黃奕翔則佩服道,「一生懸命,一輩子做好一件事的執著。」顏師傅的畫作是對他的激勵與提醒。

我與國寶有約》從Gucci牆到調酒吧,手繪大師的跨世代傳承現場

我與國寶有約》從Gucci牆到調酒吧,手繪大師的跨世代傳承現場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