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我與國寶有約》70年漆藝世家跨足文創、奧運,重新擦亮老工藝招牌

起初,賴信佑的文創之路走得跌跌撞撞。二○一六年文博會,他復刻爺爺的作品,打造千層堆漆的筷子及筷架,卻因實用性低,幾乎滯銷。

直到某天,一位朋友將筷架擺在胸前,告訴他「這變成飾品,或許挺好看的。」他這才靈機一動,把滯銷的筷架切塊,改製成三對耳環,在二○一九年文博會,推出一系列飾品,一躍成為熱銷商品。

「人生第一次被這麼多年輕女孩子包圍。」賴信佑笑著說。過去,這些客群非傳統工藝品的受眾;而現在,因為文創,才對此產生興趣。

以往藝術家習慣關在工作室,有展覽會才出來露面,但賴信佑親身經歷後認為,現在做文創,這樣行不通。他選擇勤跑市集、向消費者解說,「以前打工賣鳳梨酥、挖冰淇淋的經驗,反而派上用場。」

走進市場,賴信佑帶著古老漆器,開拓新路。不只獨立樂團「老王樂隊」找他做新專輯的贈品設計,知名設計師周裕穎更找他合作東京奧運中華隊隊服,以「工藝」為主軸設計,恰巧台灣漆器與日本淵源頗深,「正是一個橋樑。」

周裕穎回憶初次看到賴信佑的作品,「第一眼不覺得是漆器。」外表的光澤讓他誤以為是玻璃。一般漆器多為食器或節慶裝飾,色調為紅、黑、金色,圖案如松樹、鶴等,傳統氣息濃;但賴信佑的設計以幾何圖形為主,「以平易近人的方式,表達漆器的工藝。」

他接著拿出隊服外套上的漆釦,側面六道彩虹呼應婚姻平權;正面的金箔、銀箔則期許選手們穿金戴銀、拿牌歸國。賴信佑解釋,六百顆漆釦全以千層堆漆方式製作,每顆漆上一百二十層樹漆,需三至四個月的工作天。「釦子原是最不起眼的素材,這次配角變主角。」周裕穎說。

在老家,賴信佑的工作室中,掛著一幅爺爺題字的畫作,上面寫著「工作之際,才是真正生存之時。」

「以前只覺得爺爺的人生很無聊——每天同一時間起床、吃早餐、工作,一直到過世前一刻都還在創作。」賴信佑回憶。直到現在,他才體會,原來工作即生活,是一種信念。「向藝術奉獻自己的生命」即是此意。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