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我與國寶有約》70年漆藝世家跨足文創、奧運,重新擦亮老工藝招牌

賴信佑出身漆藝世家第三代,爺爺賴高山是國寶、父親是知名藝術家,他卻形容自己是一位商人、搞文創的業務員。

這天,他帶我們回到現已改建為賴高山藝術紀念館的家族故居,原來現年三十四歲的他,有著含金湯匙出生的幸運,也有著富不過三代的哀傷。

爺爺賴高山,是台灣第一代漆藝匠師,也是民族工藝終身成就獎得主,十六歲就以優異成績保送日本東京美術學校(現日本東京藝術大學)。

學成返台後,投入漆器產業,創辦「光山行」。他將傳統的單色「剔紅雕漆」,自行改良為多色堆疊的「千層堆漆」,以不同顏色的漆料反覆堆疊成塊後,每一公分約要上漆兩百層,再進行雕塑。時髦技法,讓旗下產品紅透半邊天。

賴信佑說,全盛時期,家族聘用近百位工人,月營業額近百萬元,可在一望無垠的農田中,蓋起一棟四層樓豪宅,父親賴作明更曾獲得文化部文馨獎肯定。

但儘管他從小耳濡目染,賴信佑卻坦言,漆器,曾是他童年最厭惡的事情。

由於住家即工廠,他五歲起,就開始協助爺爺製作漆器。寒暑假、下課時光,同學出去玩、打電動,他卻要幫忙家計,「認同感很低啊……只覺得這是家裡的一份差事。」

但好景不常,七○年代,石化工業起飛,塑膠製品傾銷,取代了昂貴漆器,光山行生意一落千丈、工廠工人迅速銳減。八○年代末,光山行破產,公司宣布解散。

而他,直到退伍、離家工作後才發現,漆器是他的根。

一路走來賣過鳳梨酥、挖過冰淇淋,他回憶,「上班久了,會忘記自己是誰。」當時的他曾反問自己:我是誰、來自哪裡?漆藝世家的過往,便成了指引他的明燈。

二○一六年,他決定將「光山行」註冊回來。

此時的傳統工藝,正是文創商品的時代。賴信佑說,文創的根源是在地文化,但它必須創新、融入當代生活,且提高生產效率,讓工藝品變商品。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