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私人美術館敲敲門》鬧市中的大亨起家厝,擁半部台灣美術史

然而,面對惜售的陳進,林清富除了展現誠意外,也略施了技巧才能陸續蒐藏六、七幅她的畫作。求畫過程中,見她一有意願,就拿出備好的空白支票請她填寫,同時自家順益貨車早在門口,等著主人一聲令下馬上搬畫載走,以免陳進後悔。「經常到了隔天,她的小孩或學生就會打電話來說:可不可以不賣了?」林純姬笑著回憶。

「父親小學念福星國小,下課就往大稻埕河邊跑,看淡水河、遠眺觀音山。我才發現,為什麼我們館內這兩地的畫作很多,觀音山二十五幅、淡水河二十一幅,原來,這是他小時候的記憶,是他的生活。」擁有東京大學社會心理學博士的林純姬邊檢視館內畫作數據,邊試著用心理學解析自己的父親。

對於畫,林清富有很深厚的連結,不只是記憶裡的風景,還是他小時候與父母在台灣各地旅行的回憶,每看到一個場景,便能想起童年往事,是對親情的追憶。

從林純姬有記憶以來,家中就充滿各種畫作,幼時她並不懂其中價值,日後回首才發覺畫作早已融入他們生活。她回憶,家裡一樓掛著陳進的《月下美人》,有天她凌晨起床讀書,點著夜燈,看著燈光映照畫作的那一幕,美得令她難以忘懷。

因此,打造順益台灣美術館對她而言,不只是繼承父志,也是再次的自我認同,一如她在畫作裡看見家族的發展,她也期許每個人都能在作品中找到自己的記憶。

為此,她也計畫推動「移動白盒子」計畫,一年一至兩次,將貨櫃車變成移動式美術館,把以當地風景為主題的畫作移至各地展出,讓民眾能近距離接觸藝術作品,並對比畫作與實地的差異。「可以看見故鄉的某些東西,從中跟自己與文化DNA建立連結,這是我認為成立順益台灣美術館最大的價值。」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