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從單國到跨國的世界文化遺產打開世界遺產大門

世界遺產制度推動初始,充滿著國家間的競爭,每個國家無不苦思惡想 ,甚至動用政治權謀,欲將自己國家的遺產推入世遺名單。

邁入二十一世紀,地球村觀念日益高張,國與國的藩籬漸次降低,文化國界亦更加模糊。

此時跨國世界遺產順勢崛起,當我帶領大家行旅於世界遺產之際,也漸悟到參觀一個完整的世界遺產,跨越國境之旅已成家常便飯。

在跨國世界遺產中,線性文化路徑最容易理解。二○一四年被列名的絲路:長安—天山廊道路網(Silk Roads: the Routes Network of Chang’an–Tianshan Corridor)為典型案例。

跨越中國、哈薩克、吉爾吉斯三國,綿延數千公里,共計三十三處建築或遺構被納入其中,類型涵蓋宮殿遺址、貿易據點、驛站、要塞、古墳、石窟與宗教設施。

絲路形成於西元前第二世紀到西元第一世紀,持續使用至十六世紀。連結東西方文明,加速人類文化、商業、知識與藝術之交流。

做為絲路的起點,中國境內擁有較多據點,包括已整修過的漢長安未央宮遺址、張騫墓、唐長安大明宮遺址、大雁塔、小雁塔、興教寺。

也涵蓋尚未修復、位於甘肅酒泉市戈壁的鎖陽城遺址,此城地處河西走廊西端,始建於漢代。雖黃沙遍野,卻有高度文化意義。

二○一六年,柯比意的建築作品,對現代運動一項傑出的貢獻(The Architectural Work of Le Corbusier, an Outstanding Contribution to the Modern Movement)被列名世界文化遺產。

由柯比意設計的十七組建築作品,分別坐落於法國、比利時、德國、瑞士、印度、阿根廷、日本等七個國家,榮登桂冠頭銜。

世遺委員會認為這些作品是突破過去建築語彙的試金石,更呈現二十世紀建築現代運動,為發展新建築技術以迎合社會需求的挑戰。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