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穿西裝的布根地葡萄農開瓶之前

勞倫朋索(Laurent Ponsot)是一位有許多對反(台語,指相反),甚至矛盾元素的布根地釀酒師。二十多年來在酒窖、葡萄園、台北和布根地的品酒會遇過十多回,勞倫總是穿著裝飾著口袋巾的西裝外套,一副都會雅痞的樣子,看起來完全不像是會勞動身體,雙腳踩在土地上的布根地葡萄農。

在凡事講究傳統價值的布根地,勞倫甚至經常公開表示自己是科技愛好者,例如他釀造的葡萄酒,在十多年前就全都捨棄天然的軟木塞,改採高端材質製成的塑膠塞封瓶。為了避免仿冒跟不當保存,現在瓶口跟酒標上也貼有防偽和可追蹤溫度等各式功能的科技貼紙,甚至連離開家族酒莊,自創酒商勞倫朋索後,酒標都設計成以金屬色系搭配螢光綠字體的科技感模樣。

光從外表和性格推敲,會直覺以為在釀酒上,他會跟許多波爾多菁英城堡酒莊一般,採用許多高科技設備,不計成本,由專業團隊精心雕琢出風格古典、酒體磅礡的雄偉酒風。但其實,剛好完全相反,他的酒是採行相當低科技的自然派釀法,以極少干預的方式,除了葡萄,完全沒有任何添加物,只用老舊橡木桶培養,即使是布根地最頂級的特級園,也完全沒有用到新桶。

或許因為不刻意造作,只是順應著葡萄園的風土特性,才讓葡萄自己發酵完成本真的樣貌。無論是在家族酒莊或以他名字創立的酒商,勞倫釀的黑皮諾紅酒都是我心中在布根地夜丘區(Côte de Nuits)最優雅精巧的典範之一,有著飄逸和靈動的自然美貌。雖然表面上看起來,他一點也沒有自然派的不修邊幅和激狂熱情。但在布根地為數越來越多的自然派酒莊中,勞倫的酒無論品質和風格一直是最穩定的一家。

由他釀成的諸多精彩與美味兼具的葡萄酒,例如向來最偏愛的格優特─香貝丹(Griotte-Chambertin)特級園紅酒,證明他行事風格與釀酒理念不只不相違合,甚至可能是成功方程式。至於外表與內在的矛盾,不過是我們自己刻板印象的幻影。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