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竹建築 風潮再起以竹為鋼骨造房,現身校園、餐廳

新的鋼筋水泥房子有多囂張;
棄的竹房子就有多荒涼。
從新到舊都是生活選擇的現實,
但有些事總超越經濟與科技,
直搗靈魂深處。

在有竹子長成的土地上,
我們一起吐納生息,手搆手,調勻呼吸,
在竹房子裡吐得深、納得沉,
讓生活與文化自然無礙。

竹子,是木也是草;
建築,是家宅也是文化;
時間,是過去也是未來。
我們試著不要走太快,離家太遠......。

翻開甘銘源習慣隨身攜帶的畫本,裡頭有許多還在發展的竹建築草圖及各種竹構解決方案。我心裡好奇著,在我經歷過的台灣建築教育裡,除了少得可憐的傳統建築選修課外,從來沒有關於竹建築的教育課程。二○○五年就拿過「台灣遠東建築獎」大獎的建築師甘銘源,為何會走上台灣人一直不願正視的竹建築這條路?他不假思索的回答:「地緣關係」。

美國最偉大建築師之一
萊特(Frank Lloyd Wright):
「以材料的本質加以運用,每個材料都意味著一種新形式。」

長期致力於綠環保建築設計規畫,在建築業務轉移時,甘銘源全家從宜蘭移居到雲林古坑落戶。和鄰近的竹山、嘉義這些竹產區與產業鏈上的竹師傅,有直接的合作接觸。在建築竹材使用上,為了有效處理材料物性上的問題,和林業試驗所合作以高溫乾燥的方法,杜絕台灣長期頭痛的蟲蛀問題。為了確保竹建材的供給質量而開設了常民居構築工程有限公司,自主解決竹構材料的穩定來源。並進一步嘗試各式竹材塗料工法,以便供給不同使用單位時,讓竹材的自然表情選擇更加豐富。

彌補四十年技術斷層
以「設計」翻轉台灣竹命運

「竹子不像木頭那麼容易訂製規格取料,處理後看起來似乎是符合規格了,但其實本質還是很難搞。」我們邊聊著竹子,甘銘源邊苦笑著。美國最偉大建築師之一萊特(Frank Lloyd Wright)曾說過:「以材料的本質加以運用,每個材料都意味著一種新形式。」」竹子具有一種特殊質地,但又有令人難以駕馭的魅力。台灣竹建築因為天候潮濕、社會經濟轉型、匠師人才大量流失,竹建築技術已呈現將近四十年的斷層。竹籠仔厝是台灣民居最普遍的構築工法,在面對現代生活形態的改變,傳統建築的跨距、結構運用、構造方法、通風採光等都面臨條件選擇的痛楚。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