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火車餐桌聽到美國的多元聲音

當然,川普是免不了的有趣話題。一位邁阿密的長途卡車司機,每年有一半時間在公路上,開車跑遍全美大小城鎮。他是虔誠的基督徒,認為努力工作、繳稅、建立家庭是最基本的生活態度;絕不能接受非法移民,主張嚴格控管邊界的進出;當然,他是相當忠誠的川普粉絲。

相對的,一對喬治亞州的夫妻,先生是外文教師、太太在藝術中心工作,他們去過非洲、亞洲等地旅遊;對台灣、香港、中國大陸和華為事件,都有自己的觀點。他們是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的忠實讀者,當然是反對川普了。

這趟火車行的餐桌對話,我聊天的對象十分廣泛:有經常出差的電機工程師、二婚蜜月的虔誠基督徒夫婦、如兄弟般親密的父子、兒子正處叛逆期的退休父親、偏愛火車旅行的德州火車迷、半年時間在非洲旅行的年輕情侶、很少離家的農民、陪伴外孫前往女兒工作城市的祖母、博物館工作的母親和聲樂女老師的女兒、憂慮科技公司遷入造成西雅圖治安惡化的家庭主婦、印度來的新移民、來美國搭火車旅行的澳洲夫婦……。

溫暖包容對立與分化

火車餐桌的狹小空間,無可逃避的面對面,迫使你接觸同桌陌生人。原本幾乎不可能對話的人,每次聊天幾乎都是禮儀式的自我介紹拉開序幕。那裡來?那裡去?從事工作?隨著食物上桌,餐飲習慣、生活喜好、旅遊經驗、家庭、音樂、影視、藝術、宗教等話題一一出現。一旦聊開來,現實的經濟、社會、政治等議題,自然而然出現,個人的價值觀、信仰、意識形態也自然顯現。

我的心態是:既然只是偶然的短暫接觸,無妨敞開心胸,和善、包容的聽聽「異見」。我想多數餐桌上聊天的人,或許也和我的態度一樣。當然,不可諱言,也會有令人不順耳、甚至反感的時候。

不過,陌生的距離,壓抑了針鋒相對的情緒;少了爭辯的衝動,反而多了傾聽的耐心。這趟火車之旅,我放慢了生活步調,也放下既定的刻板印象,和原本不可能同桌共餐的陌生人對話。我聽到了更多元的美國聲音,也感受到對立、分化下的包容和關懷。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