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大老闆冒險王part 1──在世界最高冰河奔跑台灣首位完賽聖母峰馬拉松女性跑者

在商場上呼風喚雨的大老闆,離開辦公室,投入另一場刺激冒險。他們為運動著迷,飆重機、瘋超級馬拉松。究竟這些運動有何魅力,讓他們不畏艱苦,甘之如飴?跟著alive,進入兩位大老闆的運動場一窺究竟。

她每年為自己設定挑戰,2017年的目標是:聖母峰馬拉松。這是世界十大超級馬拉松賽事之一,也是海拔最高的馬拉松。比賽起點位於聖母峰基地營,南坡附近海拔5364公尺的昆布冰河,終點位於海拔3540公尺的南崎巴札村落。總升降落差高達7356公尺,等同約14.5座101大樓。

參加這場高風險的賽事,談何容易?「我在她身上看不到『限制』,」認識20餘年好友、大田出版社總編輯莊培園說,「她想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一旦下決定,就做到底。」

海拔5千公尺鬼門關

陸承蔚深知,她的目標不是成績,而是安全完賽。「她像企業管理般管理自己,訂出SOP(標準作業程序)與KPI(關鍵績效指標)嚴格要求。」好友、台灣大哥大副總經理劉麗惠說。出發前,除了基本有氧跑、各式山訓與越野準備,陸承蔚也進行芭蕾瑜珈、空中瑜珈與徒手肌力訓練,並模擬高海拔低氧訓練。

備賽約半年,終於踏上聖母峰基地營。這兒的氧氣量,不到平地一半。選手村是冰河上的簡陋帳棚,連出帳棚上廁所,都充滿風險。還沒開賽,就有一位新加坡女選手因心臟發炎逝世。

陸承蔚戒慎恐懼,每天持續訓練適應海拔高度、自己準備補給以求衛生。她稱自己是「路痴」,請雪巴嚮導尼瑪帶路熟悉賽道路線,還在石頭、樹枝上貼環保膠帶做記號。然而賽前四天,她在海拔五千四百公尺急性高山症發作,下降至駐紮地後昏睡16個小時。「祈求老天,讓我站在起跑線前吧。」她回憶。

永不停歇的熱血腳步

用盡全身氣力來到起點,只剩下最後一哩路。陸承蔚賽前及時復原,在尼瑪陪伴下,他們一起奔跑過冰河與冰磧高原、森林與融冰黑土,忍耐吸氣的痛楚,共花去9小時35分,在天黑前抵達終點南崎。到了終點,她深深對尼瑪鞠躬敬禮,邊笑邊放聲大哭。冒險的結束,同時也是下一個未知的起點。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