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解碼包浩斯part 1──百年設計美學的誕生與冒險一所學校 一門設計流派 一頁世紀經典傳奇

第二,少即是多。包浩斯第三任校長路德維希・密斯・凡德羅(Ludwig Mies van der Rohe)主張,好的設計應運用減法策略,除去多餘裝飾與象徵。例如密斯在1929年設計的世界博覽會巴塞隆納德國館,一塊屋頂、一片基座、幾個十字形鋼柱,極簡至極。
第三,形隨機能。「設計以使用、功能與製造為優先,是理性思考的結果。」成功大學工業設計學系助理教授陳璽任說。1925年,赫伯特・拜爾(Herbert Bayer)在擔任學生時開發通用字型(Universal Bayer)。他用幾何打造字體,字體擁有均等粗細,創造俐落排版。特別的是,通用字型只使用小寫字母。因為拜爾主張,人們講話也不會區分大小寫。作者艾倫・路普頓(Ellen Lupton)在《包浩斯ABC》指出,「通用字型反映出十九世紀文化價值觀崩解,以及一個嶄新且更理性的世界誕生。」

1926年德紹包浩斯大樓開幕,像是大型社會實驗的最高峰。包浩斯大樓成為一種整體藝術,由師生參與建築和室內設計。不對稱的主大樓由葛羅培斯設計,課堂座椅用上布魯耶的鋼管椅,禮堂覆蓋編織工作坊的鐵紗布料……「這是具有高效率的建築創作,也是師生合力完成的實驗。」東海大學建築系講師謝宗諺說。

如今包浩斯大樓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幸運的參觀者甚至可在重建過的房間住一晚。想像一下,昔日學校生氣蓬勃,每月有化裝舞會,還慶祝金屬節。中原大學建築系兼任講師陳沛欣曾特地朝聖,「這是所有建築人的母校吧。」她說。

然而,德紹包浩斯大樓僅成立6年,就在右翼分子逼迫下關閉,遷往柏林,1933年更因納粹壓迫而永久關閉。但流亡海外的師生們,讓包浩斯的風格與精神往世界各地開枝散葉。「我佩服包浩斯勇敢創新,在政治、大眾品味與商業面向勇於冒險,具有執行理想的能力。」羅岩說。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