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汪洋中的移動城市part1郵輪內幕大揭密

郵輪是一座海洋移動城市,餐廳、醫院、購物店與遊樂場俱足。跟著「商周」直擊郵輪幕後,探訪工作人員的海上生活。

「表演者會先在加州工作室進行六個月訓練,學習如何在移動的郵輪登台表演,」劇場經理史考特・史特基(Scott Stage)對我說,「一切關乎平衡。他們是舞者,已有基本平衡感,但有些人容易暈船,有些人適應較快。直到最後,所有人終會習慣。」

公主劇院位於船頭,等於一艘翹翹板的末梢。我光站立靜止,就感受到海浪些微晃動。但這些表演者除了賣力歌舞,還得挑戰在短時間換裝。每人一場演出平均換8至10套服裝,約四百套特別訂製的表演服陳列在機械輸送帶上,輸入編號、按下按鈕,輸送帶立刻啟動,把服裝送到表演者面前。畢竟在工作節奏加速運轉的郵輪,一切分秒必爭。

反而在船長室,此刻風平浪靜。「歡迎來到整艘郵輪的大腦,」船長克雷格.史崔(Craig Street)幽默的說,「有時我在船上走動,客人看到總是很擔心的問,那現在誰在開船?」船長室24小時皆運轉,分3班輪替,4至7人鎮守。我到訪時,四位船副與看守人(Lookout)坐在儀表板前監控,或拿著望遠鏡觀察海象,以便調整航線。據說偶爾能看到鯨魚,此時旅客也有眼福了。

史崔擔任船長11年,曾經遇過客人刻意跳下海。史崔立刻下令掉頭,在黑暗的海中尋找客人,最後幸運把客人帶回甲板。「我只遇過一次落水事件,我們不喜歡太多刺激。」他說。每回新船下水,進行「擲瓶」儀式,把香檳酒瓶向船頭擊破,祈求旅途順風平安。

熱鬧與孤寂,有時只有一線之隔。這些長住在海上的人們,看著旅客與家人歡度假期,自己卻忍受長期無法回鄉的寂寥。客房服務督導李雪簽下9個月合約,去年12月離開重慶的家,女兒「小白」才3個月大,等到今年9月再返家,「小白」就要滿週歲了。「她很有趣,現在已經學會很多事情。」李雪拿女兒影片跟我們炫耀,對著手機螢幕微笑。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