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滿城盡是火雞肉飯旅食隨想

上月因事南下嘉義,遂乘機多留半日短短吃喝走逛一番,這其中,最是印象深刻難忘,果然仍非火雞肉飯莫屬。早從行前和在地識食懂吃朋友請益之際,就已經感受到這威力──友:「火雞肉飯是嗎?你有多少時間?想在哪些時段、哪個區域吃?想吃幾家?」讓我登時傻眼:「不能直接告訴我最厲害是誰,我專程去就好嗎?」友:「不行不行,好的太多,各有特色,通通不一樣,怎麼可能隨便扔一家!」

正尋思該如何更精準提問時……友:「這樣吧!等你其他想吃該吃的通通吃過後,我再帶你去,」「吃飽後再吃,你才會知道火雞肉飯有多好吃!」好大的口氣!半信半疑遵從叮囑,一路大飽後,捧著滿脹的肚子隨他來到據說是從小吃到大的店家,飯上桌當口,原本以為只能淺嘗,結果碗才端起,一個回神已經唏哩呼嚕三兩下扒光光。

當下折服,開始有點兒懂得朋友的話。回程路上,我開始回想,從現在到過往,所曾在嘉義吃過的火雞肉飯,次數雖不多,但確實是碗碗精彩:肉質柔嫩細滑,肉汁肉脂鮮醇甘芳,豐澤飽滿卻一點不濃膩,襯得潤得底下的白飯益發噴香;而且是的,每一家每一碗都各見丰姿、通通不一樣。

不過就是簡至極致、單單就是火雞和米飯的組合,卻能展現出這樣的高度與多樣風華。此中答案無他──人在嘉義,火雞肉飯店家之多委實令人咋舌:幾乎是每走幾步、舉頭便可見一家,簡直比手搖飲料店還要密集;而且當地人人都有一本經,各有所擁所愛,不知該聽誰信誰才好。

是與在地歷史、風土、食材、生活方式關聯緊密;最重要是,傾全城之關注熱愛、日日飲食裡長年涵泳淬煉成就的美味,這能量,於是非凡強大。非靠短期炒作,也用不著任何美食節或比賽的煙火式推廣行銷;只要人們依然日常裡生活裡如是真心喜愛依賴──當然,歷史與特色類型脈絡之耙梳整理、記錄傳述更不可少,相信現在未來,定然還是會如是繼續發熱發光。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