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穿越時空的島嶼驚奇開瓶之前

盛名遠播的葡萄酒產區雖可體驗經典原型,但卻少有驚奇與發現,這也許是我總是在偏遠的地方遇見意料之外的驚喜和啟發之因,特別是在拜訪一些歐洲的島嶼產區時。既孤立於大洋之中卻又有向外開放的海洋文化,常變成葡萄酒傳統的時光膠囊,保留了許多在原產地已經消失的珍貴遺產。

距離歐洲大陸一千多公里的加那利群島是歐洲熱門的度假島嶼,但五百多年前的大航海年代卻曾是前往美洲的中繼站。許多當年順道經過,帶往美洲的歐洲種葡萄也被留在島上。十九世紀跨越大西洋的蒸汽船讓加那利不再是必經之路,但也因此順利逃過了百多年前幾乎毀掉歐陸葡萄園,來自美洲的根瘤蚜蟲病。

難以數計的古種葡萄,混種在看似雜亂無章,半野生的葡萄園仍然可見,而別處珍貴難得,原根種植的百年老樹園卻是到處都是,一點都不稀罕。這樣的葡萄身世配上諸島火山噴發形成的自然史,每一島都自有風土,和讓人驚歎的高反差。有著極端沙漠氣候,貼近海平面的蘭薩羅特島(Lanzarote),相隔一百多海里外,卻是濕潤爽涼,海拔直上三千七百公尺的特內里費島(Tenerife)。

奇幻般的基底,在新一代葡萄農手中以保留原貌,順應自然的釀造法,反能釀成許多橫出世般的奇釀,也讓在島外少為人知的加那利葡萄酒於近幾年成為西班牙酒界的最新熱點。特別是拉帕爾馬島(La Palma)的Bodega Matias i Torres,特內里費島的Suertes del Marques和Envínate三家酒莊的一系列酒款,都以簡易無華的釀法,呈顯了別處不得見,帶著海水與火山風味的細膩質地。

例如這一款葡滌酒莊(Envínate)二○一六年份採用特內里費島西北部來自十多片海拔一千多公尺的高山葡萄園所釀的Benje Tinto紅酒,雖僅是第二個年份的年輕計畫,但酒中散發出的海風與礦石氣息以及精細爽脆的精緻質地卻如島上盤結曲繞深深扎入岩盤深處的老藤般,和島嶼合成一體。

小辭典》特內里費島

加那利群島的最大島,僅2,034平方公里,最高峰泰德峰火山(Teide)達海拔3,718公尺,因垂直高度有不同的氣候差異,主產紅酒,葡萄主要種植於較為涼爽的北部和西北部,如Tacoronte-Acentejo和Ycoden-Daute-Isora等DO產區。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