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戰鬥貓奴在探索的路上

俄羅斯總統普丁剽悍的硬漢作風讓人印象深刻,但他真心愛狗的形象同樣深植人心。普丁曾從好幾個友邦收到做為外交禮物的小狗,像二○一二年秋田縣政府贈送秋田犬給他以感謝俄國對三一一東北災區的援助,之後普丁也致贈西伯利亞森林貓做為回禮,寵物外交傳為佳話。

儘管總統是愛狗人士,俄國卻是不折不扣的喵星國度,不但擁有俄羅斯藍貓和西伯利亞貓兩種名貓,戰鬥民族更是名副其實的貓奴一族,國民養貓比率名列世界前茅。俄國人有多愛貓?俄羅斯人相信貓可以驅邪並帶來好運,新居會讓貓咪先入宅,喬遷派對也歡迎賓客攜貓參加,貓更是唯一獲准進入東正教堂的寵物。

以馬戲團聞名的莫斯科擁有世界上第一家貓馬戲團,聖彼得堡的冬宮博物館則有一群由專人照顧的「冬宮貓」,擔任「警衛」工作讓鼠輩遠離藝術品。因而二○一八年莫斯科世足賽期間,俄羅斯出現預測賽事神準的「喵界保羅」(一隻耳聾的冬宮白貓)也都不奇怪了。

不過全俄羅斯最愛貓的地方應為韃靼斯坦共和國的喀山。我今年七月造訪喀山,發現到處都在賣一種頭戴小圓帽穿韃靼傳統服裝的貓玩偶,圓滾滾的肚子上寫著「喀山之喵」,許多地方也都看得到跟貓有關的紀念品或藝術品。兩百七十多年前,連遠在聖彼得堡的伊莉莎白女王都聽聞喀山有種西伯利亞貓抓老鼠技術一流,因此下令從喀山送三十隻最大、最優秀的貓到聖彼得堡冬宮來解除鼠患,成了首屆冬宮貓。喀山貓赴京使命必達,讓喀山人感到十分驕傲,於是用各種雕像和紀念品表達感謝,如今喀山克里姆林宮還有人所扮的貓導遊,以貓觀點說喀山歷史!

喀山的步行街包曼街上一有尊非常受歡迎的貓雕像,據說就是十八世紀聲名遠播的捕鼠名貓「阿拉布雷斯」。華蓋下的肥貓懶散斜倚著雕花椅,實在是看不出「名捕」的英姿,讓經過者忍不住為戰鬥貓奴的反差萌會心一笑。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