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富士山世界遺產中心發現酷建築

我喜歡遠眺富士山,遠遠望去的富士山是如此的壯麗與美好,從伊豆海邊、東京市區,甚至是日航班機上觀看,都有不同的美感,讓人內心感動與讚歎!

自從富士山登錄世界文化遺產成功後,就掀起登富士山的熱潮,許多人以攀爬富士山,登頂成功做為人生一項成就解鎖。我周圍也有許多朋友去登富士山,所有人都發現富士山登頂並非想像中容易,登頂後還要下山,根本是痛苦地獄,讓許多人甚至產生厭世感。他們征服了富士山,卻從此失去了對富士山美麗的想像。

日本人很愛富士山,其形狀優美的山形,讓許多觀賞者迷戀。神秘的富士山也啟發許多藝術創作,日本歷史上有許多繪畫都出現富士山,最有名的就是葛飾北齋所畫的「富嶽三十六景」、「東海道五拾三次」等,這些浮世繪傳到了國外,也給當時印象派畫家帶來震撼。

原本日本希望以「自然遺產」方式,申請富士山成為世界遺產,但幾次申請並不順利,後來改為申請世界「文化遺產」才在二○一三年順利通過申請,因為富士山的確是日本宗教文化的代表,並且也是日本藝術文化創作的中心,甚至更啟發了十九世紀的歐洲文化,做為世界文化遺產,當之無愧。

靜岡縣為慶祝富士山世界遺產的申請通過,特舉辦富士山世界遺產中心建築競圖,在參加的設計方案中,大部分都在建築物屋頂呈現富士山的形狀,但建築師坂茂卻不這樣認為,他覺得所有建築物或人造的富士山形狀物體都無法和真正的富士山媲美,所以他設計一個倒富士山的形狀,並在建築物前方設置反射水池,讓建築物在水池裡的倒影,呈現富士山樣貌。

建築師坂茂是知名的人道主義建築師,也是專門以紙做建材的建築師,他最有名的作品「紙教堂」,就是為了神戶大地震重建才設計建造的,在功成身退之後,被遷至台灣埔里的桃米村。不過後來坂茂開始設計建造大型公共建築,就沒有辦法單單使用紙做為建材,他在法國龐畢度藝術中心梅茲分館,使用一種類似竹斗笠內部結構的方式建造,這種結構方式後來在富士山世界遺產中心上又再度出現。

木頭交織成的網狀倒富士山結構,讓人靠近建築物時,就聞到木頭香味,加上反射池裡的富士山倒影,讓人來到這裡,內心不由自主的沉靜下來。世界遺產中心內部有著迴旋坡道,讓人可以藉著坡道登高,最後在高樓層遠眺富士山;事實上,對於那些無法自己登上真正富士山的人而言,這個過程就有如登上了富士山。

館內的座椅也設計成一種倒富士山的形狀,讓人們見識到建築大師坂茂的智慧,他不害怕冒犯大忌,將原來神聖的富士山倒立,卻創造出另一種新的富士山欣賞方式。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