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從莫斯科到海參崴 梁旅珠搭金鷹的一萬里路西伯利亞火車壯遊 Part 1

金鷹的離車觀光是我行程中感到最喜歡的部分,主因可能是由於選擇皇家套房的旅客,在每個停靠點都有專屬導遊、轎車與司機,不須跟隨團體巴士,行程可依客人的意願靈活調配,玩起來效率高又輕鬆愉快。金銀級套房的行程則似一般郵輪的團體岸上行程。

沿線多工業城鎮
白樺樹成永恆主角

同行乘客來自世界各地——美國、澳洲、新加坡、印度、巴西、西班牙、瑞士和台灣,各自帶著腦海中對西伯利亞的想像,一起登上這部列車。住蘇黎世的軟體工程師路茲,他為把地理課本上這些充滿異國情調的地名轉為實際印象,決定拿出大筆存款隨金鷹前進西伯利亞。來自紐約的潘蜜拉和甫退休的先生初次嘗試狹小空間的豪華列車旅行,她猜想只要「撐過」這趟十幾天的旅程,他們的餘生就能安心共遊世界任何角落。

工作人員以外,列車上也有不須付費的乘客。現居莫斯科的27歲似顏繪畫家古利夏是伊爾庫次克人,金鷹讓他免費搭車5天返鄉,但有3天下午他須在Lounge為乘客無償繪畫肖像,這項空前(但不知是否絕後)的附加服務,沒想到竟是此行列車上除了一成不變的鋼琴演奏外,唯一的「娛樂」活動。另一位平時在倫敦執業的列車醫生喬也是初次搭乘,負責提供同行旅客醫療諮詢與協助,以換取這趟免費旅程。出生於倫敦的她父母皆波蘭人,二戰期間曾被送往烏拉山區不同的集中營,幸運熬過戰爭得到自由,之後在英國相遇並共組家庭。喬想親眼看看,年輕時的父母徒步五個月才得以逃離的西伯利亞。

我呢,其實是希望藉由造訪《齊瓦哥醫生》電影中的幾個故事地點,重溫記憶中的浪漫場景,同時印證俄國詩人如普希金、萊蒙托夫和葉賽寧所描述的白樺樹之美。整趟下來我才明瞭,西伯利亞鐵路其實是歷史上為資源與戰略而開發的鐵路,除了全線亮點貝加爾湖以外,沿線都是採礦、化工和重工業城鎮,空氣污染嚴重,看不到像北海道乾淨靜謐的田野農牧風光。金鷹沒有開放式觀景車廂,無法打開的列車車窗完全沒有清潔擦拭,一天比一天混沌模糊的窗景,對像我這樣樂於享受沿途景致的乘客來說著實折磨。我也總算明白,為何纖細優雅的白樺會成為俄國詩文中永恆的主角……每當我望出窗外,無止境的草原和小丘上不是松樹,就是白樺。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